登录|注册 |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 资讯 >> 期刊导读 >> 农村青年 >> “悲惨窑奴”命悬一线,爱心旗帜下死神大溃退

“悲惨窑奴”命悬一线,爱心旗帜下死神大溃退

来源: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作者:王国军    2011年8月01日    字体:     浏览:1287

一个年仅27岁的有为青年,被骗到山西的黑窑,度过了15年的非人生活。一位正义的律师走进了他的家中,在倾听了他父母的悲戚请求后,发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维权行动。

然而,三年后,他又躺在了医院——小肠坏死,感染性休克,多脏器衰竭,医生说存活率只有百分之十。就算能治愈,花费也要数十万,各方再伸援手……

被骗十五年,一声叹息多少辛酸泪

2007年5月12日,湖南湘剑律师事务所的王莹到湘潭市顺江村去了解情况,经过一家住户的时候,她看到一个双鬓已经斑白,眼睛深凹的中年人坐在外面的地上,双眼哀伤而无助地朝半空望着。那一刻,王莹的心被深深地揪紧了,这本是一个正值盛年的年龄,是什么苦难让他的生命饱受如此摧残?一阵微风吹来,王莹清晰地看到中年人头上有一处深深的疤痕,牙齿也掉了好几颗。

王莹忍不住走进了这个贫寒的家庭,在里屋,她见到了一对残疾的父母:中风的父亲和残疾的母亲。当得知他们的儿子在黑窑里工作了十五年,仅换来1220元工资和一身伤病时,王莹感到无比惊愕,眼眶为之一热。

这个被鉴定为认知存在障碍的中年人叫周道明,1978年出生于湖南省湘潭市顺江村。小时候的周道明五官端正、皮肤白皙,学习成绩也十分优秀。但由于家境贫寒,小学没毕业他就辍学了,靠打一些零工维持生计。

1992年,24岁的周道明经人介绍,拥有了一份爱情,和美貌如花的女友苏琴成双成对出入村里,让许多年轻人都为之羡慕。但不久,苏琴的父母嫌弃他家穷,极力阻止他们来往,苏琴便和他提出了分手。

周道明曾试图挽回这段感情,但遭到了拒绝,为了摆脱他的纠缠,苏琴去了长沙工作。

1995年,周道明与邻居闲聊,说起以前失恋的事情,周道明依然忍不住悲从心来,邻居杨冬凌趁机说,你可以和我一起去长沙工作,等你安定下来,就有时间慢慢找她了。这话让周道明动心了。于是,他们便来到了长沙,刚到不久,杨冬凌又说:“现在的女生,都喜欢自己的男友有一定的经济基础,道明,我觉得你要努力工作了,我听说在煤矿里干,待遇很好,一天赚的钱能顶现在一个月,你想想,要是你在那里工作三五年,等有了钱,你还怕她不回到你身边来?”就这样,在邻居的怂恿下,周道明便和他一起踏上了去山西永济的火车。

周道明原本以为真会像邻居所说的那样,干上三五年,就能积累下一笔财富,

但是他没有想到,一到煤矿,他就被送进黑砖窑干活,天还没亮就得起床,每天要干上十八九个小时的苦活,稍不留神就会挨打。两只狼狗、5个打手时刻看管着他们,整天不能出门。晚上睡的是木板,吃的是馍馍、包菜。

转眼,两个月过去了,周道明一分钱都没拿到,他忍不住去问老板要,却被冲进来的打手一阵乱棍交加,头部被铁棍狠狠砸了一下,顿时血流如注,还是好心的工友,用土办法才帮他止住血。

周道明这次挨打后,有怒也不再敢言,每天都只好起早贪黑的工作,但即便如此,也免不了被毒打的命运。

十五年来,当看着身边的工友一个接着一个被折磨致死,周道明只能在痛苦中煎熬……他渐渐变得沉默、冷漠和麻木了,在这个暗无天日的黑砖窑里,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待多久,只是他想念自己远方的父母,想念自己的弟弟,还有那离他而去的女友。

2007年,黑砖窑的事件被媒体曝光,也引起了山西有关方面的重视,在一次打击行动中,周道明被解救出来,被送回湘潭……

众人合力,无私救援穿山越海

得知王莹是位律师,周道明的父母流着浑浊的眼泪说:“好心的大妹子,可怜可怜我儿子吧,他失踪了十五年,一个正常人变成了残疾人,却没得到任何补偿,这世道哪有天理啊?”

周道明的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被解救后,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替他维权,能指望一个陌生人伸出援助的双手?

王莹以一个律师的敏感,从周道明那双冷漠的眼神里,读懂了他内心的不平而又无奈的声音:“你真的能帮我吗?如果不能帮我维权,请离开吧。”她的心就像被针刺了一般,那一刻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替他维权,如果自己不帮他,那恐怕真的没有人愿意帮他了。

王莹含着热泪向周道明了解相关情况,在即将离去时,她握着两位老人冰冷的手说:“放心吧,我一定会帮他的。”

一串泪珠,从周道明脸颊上滚了下来。走了一百米,王莹回头望去,只见周道明的母亲一手拽着板凳,一手推着爱人的轮椅,朝她望着,王莹不禁潸然泪下……

回到湘剑律师事务所,王莹把自己的想法跟大家一说,立刻得到了大家的赞成,商量后,他们成立了一个维权小组,考虑到周道明的实际情况,大家决定免费提供援助。

在做了充分的准备工作后,2007年8月12日凌晨5点,周道明与弟弟周道光以及湖南湘剑律师事务所律师张重实、王莹等一行6人,来到长沙火车站登上了广州至太原的K238次列车,前往山西省永济市,开始了依法维权向黑砖窑主的索赔之路。

一路上,周道明不断跟别人说着他在黑砖窑的往事,大家听了都深表同情,一位长沙的周先生说:“这是我所听说过的史上最悲惨的窑奴生活。”他还拿出1000元,作为此次维权的资金。

这次北上,王莹预计的目标是向山西省运城市及其下属永济市人民政府、劳动监察部门、公安机关等相关部门,咨询周道明所在黑砖窑的调查处理情况,尽可能找到周道明曾经待过的几家黑砖窑,还原事实真相,为依法索赔找到第一手材料。但是,周道明只记得曾经待过的其中四家砖窑。他说:“这些砖窑基本在永济市一带,有些紧挨着,有些相距较远,等到了那里应该能够找到。”

来到永济市后,周道明和王莹很快找到了四家黑砖窑的老板,见到窑主时,他称呼对方“老表”,还特地打开口袋,得意地说:“我也有钱了。”王莹已习惯了周道明的冷漠,但听到他说这样的话,心中仍然惊讶,这些年来,周道明也许从没像人一样活着。

王莹在山西永济待了半个月,找到四家黑砖窑的老板。王莹说,周被奴役的案情,追溯到2004年3月就断了线索。最终,这四家黑砖窑的老板给周道明追加了2万元的赔偿款,当地劳动局也给了1000元慰问金。

回湘潭的车上,闲着无聊,王莹让周道明用“砖窑”造句,周道明脱口而出:“那里是穷人的砖窑,苦人的砖窑。”此行以后,维权索赔不了了之。

在征询了周道明父母的意见后,王莹帮周道明把两万块钱存了起来,作为他的养老钱。

“中国最悲惨窑奴”的事件被曝光后,不少好心人纷纷伸出了援助之手,街坊邻居纷纷给他送来衣服和腊鱼腊肉,一位姓刘的老师送来一台电视机,还有一位姓张的老板看到报纸后,立即取消了旅行,回到湘潭后,他辗转找到周道明,请他去自己的厂里当门卫,管饭,一个月700元。

2008年雪灾期间,周道明摔了两跤,就没再去工厂了,张老板也怕他再出事故,主动提出让他在家休息,钱每个月照发。

周道明也乐得自在,以至于王莹再要给他介绍工作时,周道明都委婉地拒绝了,他说,自己有饭吃了,可是天下还有很多没饭吃的,这机会得让给别人。

闲暇时,周道明会去钓鱼,或者自己打磨铁棒,自己做起子、钻子,他还给父母洗衣服,做饭菜。

周道明不断把流浪狗带回家里,给它们洗澡、梳毛。有一次,周道明去村口,看见有一家正准备杀小狗,周道明连忙跑过去,苦求良久,终不得法,无奈之下,周道明一下跪在地上,主人被周道明吓住了,骂了几句疯子后便走了,周道明把小狗带回家,给它洗澡,不停地对它说:“你要快点成长,只有长大了,才没有人敢欺负你。”

因为这些怪异的表现,周道明开始被人冠以“疯子”的称号,渐渐地,大家见到他都躲得远远的。因为受不了别人的冷漠,也因为自卑,周道明从此不再出门,越来越多的时间里,周道明躺在床上,一声不吭,家人也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问他也不说,给他什么东西,他就吃什么东西。

有一次,一个邻居经过他家,周道明远远地便说:“你好,我知道你,我记得你。”但邻居却像见了鬼似的跑得远远的。

前来探望的王莹被这一幕深深震住了,她跟过往的邻居一个个解释,周道明只是因为在黑窑里待了十四年,因为每一天都是做简单的重复劳动,又见不到天日,他的心智受到了严重损伤,其实他只是存在着认知障碍,其他一切都好。但收效甚微。

从2008年到2010年,王莹是除亲人外唯一与周道明接近的人,间或去看望他,算是朋友。

爱心旗帜下,再燃窑工生命之火

转眼到了2010年8月下旬,有一天,周道明说肚子胀痛,心疼他的弟弟连忙帮他买了香蕉、泻药和十滴水,吃了后却不管用。眼看着肚皮一天天鼓胀,焦急的家人把他送到中西结合医院,尽管医院想尽了办法,但周道明的病情仍然在恶化。闻讯而来的王莹看着都心疼了。

9月1日上午,家人把周道明送到了湘潭市中心医院,刚躺在床上,周道明便喊着要喝水。王莹连忙给他倒水,医生摇摇头说:“他现在情况很糟糕,得马上做手术,否则便会有生命危险,所以现在不能喝水。”王莹就用棉签沾了一点,碰碰他的嘴唇。周道明扭过脖子,手指指向水杯。家人不忍心,给他喝了一口,但马上就呕了出来。

当日下午,他做了3个小时腹部探查手术,切除将近1.5米长的小肠。这意味着,他的小肠坏死了一半。此外,弥漫性腹膜炎,感染性休克,急性肾功能不全和多器官功能衰竭,可能随时剥夺他的生命。

“他意识不清楚,痛也说不出,耽误了治疗。”主任医师马铁祥说,致病原因或许是周的腹部受过外伤,或许是他家的卫生、饮食条件太差。

现实问题是,就算能够治愈,每天的医疗费也得一万元,可是以周道明的家境,这无异于天方夜谭。一个朋友提议:“把周道明接回去吧,这也许是他最好的归宿了。”王莹立即阻止:“只要有一口气在,我就不能让他离开我们。”

看到王莹黯然神伤的样子,一个医生十分同情地走过来说:“可以组织义捐,人多力量大。”

一语提醒梦中人,当日晚,王莹便和湘潭志愿者协会的王嘉健联系,得知周道明每天需要一万多元的医疗费用时,王嘉健当即表示,志愿者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挽救周道明。

与此同时,周道明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接受特别治疗和护理。术后,他因体质太差,出现了强烈的排斥反应,消化道出现并发症,只能靠输液供给营养。

这一刻,时间就是生命。从9月8日开始,王嘉健与他的志愿者朋友开始在步步高广场、莲城步步高,雨湖公园、白石广场等多个地方组织了爱心捐助仪式。这些志愿者中,有不少是大学生,还有教师、老板,他们给大家叙述着砖奴周道明的故事:您相信有砖奴吗?现实中还有奴隶吗?周道明就是现实中的奴隶,他现在生命垂危,多脏器衰竭,他需要您的救助,救救我们的砖奴,救救我们的兄弟,救救这个社会的活化石……

此外,以王嘉健为首的志愿者们,还通过论坛发帖、上门拜访等各种方式和渠道,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争取募捐和政府援助。在他们的努力协调下,目前,湘潭市中心医院社会事务科负责人表示,院方将尽一切努力保住周道明的生命,助其顺利康复,并将在能力范围内免除部分费用。

社会各界纷纷伸出援助之手,或以公司集体捐助或以个人探望为他送去温暖,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善款总额达24000多元。

9月14日,医生对周道明进行了二期手术。

9月19日,经过医护人员将近二十天的精心照顾,周道明的脸上浮现正出常的血色,各项生命指标都转向正常,他开始转入一般病房,且能下地行走了。

9月21日,周道明从中心医院顺利出院。他能这么快康复,超出了主治医生马铁祥的预期,他激动地说:“这是爱衍生的奇迹。”

11月1日,笔者再次探访周道明家,此时,他坐在表姐为他粉刷一新的房间里,亲切地和弟弟通着电话。从一个濒临死亡的无助病人,到一个对生活充满希望的快乐之人,这一切都源于一个团体的爱心救助,正如周道明所说的那样:“我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好好地活着,回报给世上所有关心我的人,回报给我第二次生命的中心医院和所有关心我的人。”(因涉及隐私,杨冬凌、苏琴为化名)

顶:199 踩:212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29 (714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42 (741次打分)
【已经有0人表态】

读者服务|经销商服务 |作者服务|人才招聘|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6 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2031540号-4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署)网出证(京)字第14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47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