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 资讯 >> 期刊导读 >> 农村青年 >> 举报英雄妻离子散腿断眼瞎何惧血泪纷飞

举报英雄妻离子散腿断眼瞎何惧血泪纷飞

来源: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作者:杨平    2010年12月08日    字体:     浏览:1127

在云南昆明市,张正祥被当地老百姓誉为“举报英雄”、“环保斗士”。他拒绝百万现金收买,顶着黑恶势力的威胁、恐吓,一次次投书举报破坏西山、滇池环保的违法行为。随着重重黑幕被揭开,打击报复接踵而至:张正祥的两任妻子因遭到恐吓离他而去,儿子也被人逼疯;他本人也被打断了右腿,弄瞎了右眼,落下重度残疾……

如今,62岁的张正祥依然执着倔强,一如既往地“誓死保卫西山滇池”,一如既往地孤独穷困、债务缠身且遭人嫉恨。2010年4月中旬,在张正祥的举报下,一项计划在滇池边上投资4.9亿元的度假项目,刚开工就被叫停。

举报退休政要建山庄,他被没收了20亩承包地

张正祥出生在昆明市西山区。从小便是孤儿的他,靠滇池的鱼虾和西山的野果长大,因此他把西山和滇池当成自己的养父母。而他漫长的环保举报生涯,还得从25年前的一个深秋傍晚说起。

那天,35岁的张正祥在滇池上自家的承包区里忙了一天,骑着自行车一身疲倦地回到家里。洗过脸后,他从妻子徐素珍手中接过女儿张秀美使劲地亲了一口,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这笑容不仅是为了小家庭的和睦温馨,更是为了他的“A系统多功能高快循环灭藻工程”。早在1982年,张正祥在当地第一个办起了养殖场,最多时养了100多头猪,是当地最先致富的人。1985年,好好干着养殖事业的张正祥,转型将滇池边上村里的20亩荒滩和水淹地承包了养鱼。他筹集了10多万元,好不容易建起了养鱼场。后见滇池水污染严重,引发了大量的蓝藻暴发。为此,他开始往这个养鱼场做起了扔钱的事。

所谓扔钱的事,就是在滇池岸边铺上管道,并架设上滑板,滑板一头插入滇池的水中,借风力将漂有大量蓝藻的水冲上滑板,将蓝藻滤掉到滑板上,再利用太阳和风使蓝藻完全干燥,最后打包用来制作饲料或氮肥。张正祥这一实验的实施,使得周边的水质得到了净化。如果不出意外,用他这个项目消灭蓝藻不仅花钱少、见效快,而且是受益整个滇池环保的工程。

“咚咚咚”,晚上8点,敲门声响起来,张正祥打开门,看见村领导带着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站在那里。

来访者是市里某前任政要,现退休下来,想在滇池边上找一块风水宝地买下,修建一处度假的山庄,正好看上了张正祥承包下来的那片渔场。想到修建山庄不仅会让A系统灭藻工程前功尽弃,还会对滇池造成很大的污染,张正祥想也没想,就直接拒绝了。

事后,那个退休书记又几次来谈,提出重金将张正祥的承包地转过来无果,又提出用一套在昆明市区价值不菲的房子作交换,张正祥仍不为所动。对方气急败坏,大骂张正祥是憨包,并叫嚣着要把他的地收掉。随后,果然有人出面,称张正祥家按人头,不应承包那么多地,强行将他那处于最佳位置的6亩地收回。

一个月后,张正祥正在干活,一个邻居跑来告诉他,有几辆大卡车从西山拉了大量的土石,填倒在他被收回的6亩地上。张正祥放下手中的农具,骑了自行车赶去西山,发现有二三十个工人正在睡美人(著名风景点)的脖子处取土装车。他几经打听,得知是那个退休书记让人弄掉了自己的6亩地后,又从别人那转了几亩地,取这些土石去填高做地基,要修建度假山庄。

如果说土地被收,并没让张正祥因此痛恨这些人的权势,从而停止他的A系统环保实验工程的话,如今采取破坏西山风景取土石,来填埋糟蹋滇池核心岸线的行径,让这个在家一心借养殖搞环保工程的农民急了。

于是,张正祥独自一个人往返西山与滇池边,收集到了那个退休领导破坏西山糟蹋滇池的违法违纪证据。很快,一封署名“张正祥”的举报材料投递到了云南省和昆明市两级信访办,并引起了有关方面的高度重视。在两级信访办的督办下,那个退休领导的度假山庄被紧急叫停了,并对其开出了重重的罚单。

然而,那个退休领导被重罚后,对其感恩戴德的“猢狲”并没散去。这一次举报,让张正祥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他剩下的十几亩承包地全部被没收,几乎耗去自己所有积蓄的A系统环保实验工程也被强行拆掉。有人为张正祥的遭遇感到同情惋惜;也有人笑他脑子进了水,竟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对此,张正祥付之一笑。

从万元户到身无分文的环保专业户,阻止盗矿填湖黑幕两任妻子离去

昆明滇池湖畔的西山,因酷似一位双腿微曲、仰面躺卧、长发垂入滇池的“睡美人”而闻名于世,它不仅风光旖旎,且矿产极其丰富。自从上世纪90年代,有人就盯上了这里宝贵的矿产,大肆开山炸石、取土挖矿。最多时,竟有40多个土、石矿开采点。这让刚直不阿的张正祥感到万分心痛,开始和这群利益群体对抗,再次走上了举报告状之路。他也因此从一个最先致富的万元户,成了一名身无分文的环保专业户。

1992年3月17日下午,几个村民找到张正祥,称这几天有很多大型的机械设备开进西山,正在山里疯狂地伐木盗林、挖土取矿。张正祥听了,当即一个人跑上山去查看究竟。发现有四起人在“睡美人”的腹部砍伐木材、挖土取矿。愤怒的他挨个找去,质问是谁允许他们毁林开矿的?带头的工头见了他这个爱管闲事的矮个子男人,根本不愿搭理他。见他待在工地不走,工头干脆叫几名壮汉把他架起抬到山腰,重重地往山下扔去。

过了一个多小时,张正祥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好不容易从昏迷中醒来,身上到处是流着血的擦伤。他慢慢从山涧的石块缝里爬到路边,打算返回工地。可他想了想,返回去不仅不能阻止这些疯狂的偷盗者,自己只能再遭顿毒打。看着一辆辆装满矿土的大卡车从自己身边呼啸而过,卷起一阵阵呛人的尘土,张正祥决定采取断路的方法,来阻止这些家伙对“睡美人”的破坏。他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跑回家去拿了工具,又快速折回山腰,趁夜色把那条临时开出来运矿的路断了一个大缺口。想到这些疯狂的偷盗者可能会想法把他挖断的路抢修好,继续偷树盗矿,他又找了几处险要的、难以修复的路段,挖了几处大缺口。

这个办法果然很奏效,那些偷盗者因为一时不能修好断路,无法将木材和矿土运出去,只得停止了偷盗。而张正祥却成了这些家伙的“缉拿”对象,时不时就有不明身份的人到村里,打听他这个矮个子男人。这让妻子徐素珍成天过得胆战心惊,不得不跟他离了婚。徐素珍不放心他的个人安危,离婚的当天就叫来一个远房的亲戚,好说歹说劝张正祥到了外村,才躲过了这次风头。

然而,恐吓和报复并不能让张正祥畏惧,停止对滇池和西山的保护。1998年7月,西山“睡美人”开始遭受史无前例的浩劫,数以千计的民工,上百辆大卡车,拖着几百件大型的矿山机械进入西山,分别在“睡美人”的头、颈和腹部开山炸石、取土挖矿。见这些人如此肆无忌惮地疯狂开采,张正祥几经打听才得知,组织开采的是六家个体老板,他们有的是经过镇里批准,有的是经过村里批准在此采矿的。他们把开采出来的矿石筛选后,把剩下的泥土也一起运到山下,以200元一车卖到滇池边一工地上,用来填湖修建度假村。

面对这些毫无人性的家伙如此毁坏西山糟蹋滇池,张正祥满腔燃烧着熊熊的怒火。为了击碎某些官员借此捞钱的梦想,他悄悄溜到矿区取证写成材料,并掏钱打印了上百份,以公开举报信的形式,贴到镇里、村里的显要位置。他这一做法,立即引起了一些人的恐慌。由于举报信是打印文字,这些人便利用职权,对举报内容冠以反革命言论,让人天天到村里查是谁张贴的。查了一个星期后,张正祥见每天这样弄得全村人都不得安宁,便主动承认是自己贴的。

有人示意将张正祥带走。他当着全村老小毫不示弱说:“不管你们怎样对我,只要矿厂和滇池沿岸的违法建筑一天不封停,我不仅要告到省里,还要告到北京去……”

这次,张正祥正是凭着自己那股正直和正义劲儿(在一些人眼里是又臭又硬加死倔),让那些人不得不将6个非法开矿点封停了。也正是这一次,张正祥赢得了广大村民的信任,被当选为镇人大代表。

有了人大代表这个身份,他对滇池和西山的保护和捍卫更加执着了,并坚持每两天对滇池和西山巡逻一次。在对滇池和西山的巡逻中,他认识了第二任妻子张春凤。然而,张春凤也很快离开了他。

1999年5月,西山区碧鸡镇在富善村办事处的李书记和该村村委的张书记,再次把本村辖区内,国家早已规划入滇池的水体保护区,公然卖给市政协委员、某纸袋厂的老板非法采矿。张正祥知道后,表示坚决反对。为此,纸袋厂老板托人找到张正祥,说他们之间其实是多年未走动的亲戚,并拿出100万元支票,让他收下,别再管这些闲事。张正祥毫不犹豫地拒绝了,继续向有关部门举报,矿场再次被关闭。这让纸袋厂老板气急败坏,公然吼出用100万买他们全家的人头。

事后,张正祥一家不仅生活在恐怖威胁的阴影里,村里此前已经准许其妻子张春凤落户,现在也不让落了。最后,张春凤不堪恐吓压力,带着与张正祥生的女儿,丢下他和前妻的两个孩子走了,至今都没任何消息。

腿断眼瞎儿子被逼疯,可以感动中国能否阻挠糟蹋环保

为了保护滇池和西山,张正祥的家破了,并且骨肉分离。他多方寻找妻子和女儿未果,只得回到家里,继续保护他的母亲湖、父亲山。这次,张正祥公然向那些欲勾结在一起的官商放出狠话:谁敢破坏滇池和西山,他就和谁拼命到底。

2001年“五一”后,刚换届的村委领导,要将“睡美人”头部的200亩涵养林,非法出让给西山区青山砂石料厂的老板开矿取土。张正祥当即召集15名村民代表出面反对,村领导却说集体财产由村里说了算。张正祥得知村领导向采矿老板只要8万元出让费,为了吓退采矿老板,他联合村民代表:要出让可以,对方必须给100万出让费。现场立即热闹起来,那些利益群体和张正祥等村民代表开始讨价还价,最后定为40万。可10多天后,有人跑来告诉张正祥,采矿老板和村里以20万签下了采矿合同。张正祥拍案而起,赶过去质问为什么40万变成了20万?对他早有耳闻的矿老板以为他为了钱而来的,当即答应把合同改回40万。

让他没想到的是,本来想出高价吓退矿老板,没想到对方却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这让一旁的村领导急了,不知道自己的利益受到多大的损坏,只见这个村领导上去卡住张正祥的脖子吼道:“多少钱,不是你说了算。今天这合同就以20万签了,你爱上哪告就告去。”

面对西山被这些只顾眼前利益的家伙出卖毁坏,张正祥心痛无比。他快速取证后,向市里和省里投诉举报。当省环保局一位领导看过他拍下的大量照片和讲述后,显得无比忧心和纳闷:“这样的国家级保护区,区区村官有啥权力去卖?”

这位领导当即联系了云南日报的记者,和张正祥赶往现场采访。2001年11月15日,云南日报以《睡美人面临身首分离的危险》为题,对这起非法采矿进行报道。当时的昆明市委书记看到后,批示立即停止毁林开矿,保护西山睡美人自然景观。

然而,2002年元旦后,书记批示封停矿场不到两个月,又有上百台大型机械和车辆开进西山挖土开矿,规模比以前更大了。这让张正祥很是纳闷,打听后才得知,是滇池边一个大型的填湖建度假村的项目获批了,这些人现在便名正言顺地进山疯狂毁林取土。张正祥一时没有办法,直接跑到现场一边拍照取证一边阻止施工,却被工头指挥工人砸烂了他的相机,并把他捆起来用车拉到山下甩在路边,并扬言:要敢再来捣乱,就弄死你。

张正祥并未被对方的恶言吓倒,第二天去市里重新买了相机。那段日子,他白天骑着自行车上山继续跟踪拍摄破坏“睡美人”的证据,晚上回到家里就不停地赶写举报材料。1月9日中午,正当张正祥躲在树林里拍照取证时,却被工地现场的保镖发现抓住了。他听到老板在电话里气得嗷嗷直叫,交代保镖只要不将他弄死在采土现场,一定要想法把他这个麻烦处理掉。

张正祥以为这些家伙要对他先来一顿毒打,没想到保镖把其他人全叫进工棚后,留下他一人在那就没再出来。高原毒辣的太阳烤得张正祥实在受不了,他从地上扶起自己那辆破旧的自行车,骑着试图回家去。当他骑到半山腰时,迎面开来一辆无牌的大卡车。他避让到路边上,却没想到对方径直向他开来。等张正祥刚反应过来是有人故意害他时,他已经连人带自行车一起摔到山崖下。

惨下黑手的人以为张正祥就这样摔死了,可没想到几个小时后,他被一场大雨冲醒了。他试图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腿被摔断了,而他的右眼也疼得一点都睁不开。他花了近4个小时时间,好不容易爬下了山,准备找家医院治疗,一摸口袋没钱,只得又花了一个多小时,来到临村的老中医那,把他摔断的腿接上。而他的右眼,却因没有治疗条件,视力几乎为零,接近失明状态。

然而,张正祥活着回到家里,始终是那些利益群体的眼中钉、肉中刺。为了让张正祥从此害怕再管闲事,有人发动全村的人:见了张正祥就打,打一次给20,打死了给20万。因为视力极度下降,张正祥不仅夜里遭人伏击,就是白天也经常有人围着他追打后去领钱。

然而,这更加激发了张正祥的本能,他开始“疯”了似的,准备了两部相机,两个手机进山拍照取证。饿了,他就嚼一把蚕豆,渴了就喝山里的泉水;有饭吃时,他就拼命地吃,因为他不知道还能不能吃上下一顿……

面对张正祥如此的“疯狂”,有人找到他17岁的儿子张帅,将其毒打一顿之后,恐吓他如果回去不将他父亲写的那些材料烧了,以后见他一次就打他一次。为此,张帅吓得书也不敢去读了,躲到了大姐张秀美家里。一天,张秀美见弟弟成天呆在家也不是办法,就带着他去滇池边透透气,没想到一伙人把他们拦在了路上。张秀美拉着弟弟拼命跑回家,把门反锁了起来。从那以后,张帅再也不愿出门,以至后来变得精神失常,动不动大哭大叫。

看到儿子的样子,张正祥也心痛至极。但他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决定不能妥协,让那些利益熏心的家伙胡作非为地破坏滇池和西山。他知道,自己个人的力量实在是太小,根本对付不了这个庞大的利益群体。于是,他决定一边找媒体曝光,一边向中央有关部门投诉举报。为此,他将自己拍下的近百张照片和赶写的五六十万字的材料,亲自送到了

国家环保总局、水利部和建设部等相关部门,并联系了《人民日报》、《法制日报》以及《中国环境报》等中央及省市媒体来到昆明西山。

2003年1月13日,《人民日报》等数十家媒体对张正祥举报反映的问题进行了报道。与此同时,国家环保总局也做出重要批示,要求昆明市有关部门立即取缔相关矿场。为此,昆明市有关领导立即指派环保、国土、林业、水利、工商、矿业、安全和滇管局8个部门,组成强大的联合执法队,发文要求16家矿石公司在1月14日至18日,必须将所有人员和设备撤出西山,否则见人就抓,见机械就砸。政府的重拳出击,让16家矿石场再也没了死灰复燃的机会。

家破了、儿子疯了、自己也残了,张正祥虽然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他总算看到了希望。一位好心人得知他的情况后,出钱将张帅送到了专业的精神病医院治疗。

正是在媒体的报道下,让张正祥成了老百姓心中的环保名人和英雄。2006年2月15日,云南思茅市翠云区官房村的几位村民找到张正祥,请他出面举报制止当地官员与商家勾结,疯狂毁坏原始森林12万亩,致使著名的“绿海明珠”大片生物灭绝,亚洲野象冲进村寨,毁物伤人。张正祥来不及多想,简单收拾了几件衣物,跟着几个村民到了当地,并冒着生命危险深入毁林现场调查核实相关情况,并迅速写成数十万字的环境调查报告,通过网络举报到省里和中央各部门及媒体。经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连续曝光后,一场特大规模的官商勾结毁林案被坚决制止,相关官员也被依法判刑严惩。

2008年3月,张正祥得知西双版纳官商非法毁林种胶。为了保护这片素有“动植物王国”美誉的热带雨林,张正祥义无返顾地深入毁林重灾区,花了11个月的时间,收集整理了大量关于当地官商勾结毁林罪行的文字和图片,提供给中央和国内各大媒体。2009年2月,经广大媒体连续报道,相关官员和奸商被依法惩处。

2009年5月,在张正祥事迹的感召下,当地上百名市民自发组织,参与到张正祥的守卫滇池、保护西山的行动中来。一名叫周光文的矿老板,曾经因张正祥的举报失去了矿山开采权,他没有记恨报复,也认识到环保是人类发展的千秋大业,从而加入到张正祥的义务环保行动中来。

滇池一周的长度是126公里,张正祥为了守卫滇池和西山,已经绕滇池走了1000多圈。这12万多公里的行走都是为了阻止对滇池的污染和破坏。在过去的30多年里,张正祥用牺牲整个家庭的惨重代价,换来了滇池自然保护区内58个大、中型采矿、采石、采砂和取土场被封停。因此,他先后被评为云南十大环保杰出人物、中国十大民间环保杰出人物等称号。

生命只有一次,滇池只有一个,张正祥把生命与滇池和人类的环保紧紧地绑在了一起。2010年2月11日,张正祥被评选为2009年感动中国十大人物,其事迹感动了亿万观众。  

事实证明,张正祥就是一个战士,永远战斗在环保阵线上。从北京接受表彰刚回到昆明,张正祥又开始收集整理一个名叫彩云湾旅游度假项目的环境调查报告,该项目计划在滇池边上投资4.9亿元。2010年4月中旬,张正祥近十万字的调查报告,引来了数十名省市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到该项目现场视察。前来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表示,该项目的确与滇池相关的环保条例不符,他们将和张正祥一道叫停这个度假项目。

顶:135 踩:151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38 (665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26 (627次打分)
【已经有0人表态】

读者服务|经销商服务 |作者服务|人才招聘|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6 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2031540号-4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署)网出证(京)字第14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47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