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 资讯 >> 期刊导读 >> 青年文摘 >> 《青年文摘》2023年第6期

《青年文摘》2023年第6期

来源: 青年文摘    作者:青年文摘    2023年4月24日    字体:     浏览:837
不快乐的时候,做对的事
文/蔡淇华
收到女友的分手信,我失神喃喃道:“哦,这就是失恋!”失恋该做什么?应该哭一场!可是,怎么越哭越心痛?
我去敲隔壁珊珊学姐的门,想问问她,女生到底在想什么?但学姐上课去了,我只能踱回房间,准备继续凭吊生命中的第一次失恋。有东西挡我的路,我捡起来沉甸甸的,原来是网球拍,那就去打网球好了。之后两个小时,我就一直对着学校里的网球练习墙,拉拍挥拍、挥拍拉拍,直到一身大汗淋漓。
回程路上,路灯正一盏盏亮起,风吹得我整颗心满满的,觉得流汗真好!年轻真好!但等等,我不是失恋了吗?难道不应该继续心痛吗?
隔天上学,瞥见一群女同学围在学校的花圃边。“听说昨天有人跳楼。”“好像是失恋。”她们你一言我一语,又提醒我刚失去最心爱的女孩。
“教授要点名了,快走!”同学在催促,我没太多时间考虑,当下决定今天要快乐。既然难过是一天,快乐也是一天,那今天就决定快乐吧!
虽然已过去20多年,但我至今仍记得我21岁的这一次失恋,还有那颗气血饱满、蹦跳两个小时、没有叫累的网球,那是悲欢交集的回忆。我很佩服自己那时竟可以理性地面对悲伤,用现在的词语来说,那叫AQ(逆境商数)很高,然而,我真的从那一天起就拥有了极高的AQ吗?不是,那次失恋之后,我仍然忧郁自怜。
此后十几年,我仍习惯遇到一点不顺就到处找人“倒垃圾”,一再重复并夸大自己的不幸。其实,我非常讨厌那样的自己,很想挥别这种窝囊的人生,就像S那样。
S有多动症,记忆和理解都很慢,成绩常年落后。小学老师曾买了全班的饮料,发完后,剩下S没领到,老师问:“这杯是谁的。”于是S走到老师面前。
老师问他:“你觉得班长棒不棒?”“很棒!”S回答。
“那我们需不需要给班长鼓励?”S点点头,然后老师将最后一杯饮料给了已有一杯的班长。当这样的剧目不断上演,心被千刀万剐后的S只想做傻事报复老师。
S告诉我往事时,眼神仍充满了当年的悲苦,但此时他手中握着一本书。
“那你现在还想回去报复老师吗?”
“不了,”S摇摇头,“欺负我的人,目的就是要我不快乐,如果我变坏,以后只会变得不快乐,那他们就得逞了。‘不快乐的时候,做对的事。’这是我最近读到的一句话,送给你。到图书馆读书,是我最快乐的事,只要心情不好,一打开书或杂志,不用一分钟就忘了刚刚在烦恼什么。”难怪每天我都能在图书馆遇到S。
后来S考上台湾大学,跌破所有人眼镜,记得以前月考时,他一直是班上倒数。“月考是短期冲刺,却要考一堆知识,我读书慢,不可能念完。但是面对综合的联考时,因为我有广泛阅读的习惯,知识面比较广,答对率就高了很多。”
我突然想到他的阅读,就像是我21岁时的网球挥拍,都是我们不快乐时所选择做的“对的事”。那天我提醒自己要像S,学着在日后不快乐的时候,选择做“对的事”。
人是习惯的动物,一开始仍会重回旧路,在负面情绪袭来的当下,我一样会想怨天怨地,但这种“地狱时间”越来越短。我大脑的“快乐回路”好像是身上的肌肉,训练后韧性变强。
面对生命的无常,我知道有生之年不可能躲掉“不快乐”的突袭,但我现在唯一能做的是继续锻炼快乐的肌肉。等面对生命的猝然一击时,我的快乐肌肉可以拉我起来,然后拍拍我身上的灰尘,对我说:“今天,你还是可以决定快乐!”
(摘自《有种,请坐第一排》,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本文刊于2023年第6期《青年文摘》)


【2023年2月28日《青年文摘》2023年第6期“沛然”上市】
责编文章推荐:《张颂文:像普通人一样生活》《李梦:一切经历都使我更强大》《不再依赖友情的我与孤独和解》《我的穿衣经历》《我的毕业实习,用知识摆摊赚钱》《我总被同桌带节奏,怎么办》《微信聊天的特殊技巧》《林子芯的独奏》《在怕中看见爱》《如何让他的悲剧不再出现》《ChatGPT会是行业“终结者”吗》《<中国奇谭>:志怪故事里的中国气象》《一对母子的人间“摆渡”》《现实中的“三体世界”在哪儿》《<孙子兵法>的国际跨界之旅》《我被绿房子吃了》《一位作家的死亡推理》《大地的春潮》《“满江红”背后的故事》等

《张颂文:像普通人一样生活》
一出《狂飙》,让张颂文又爆了,各种相关话题频频登上热搜,但对他而言,只是一次出工、收工而已。人们说他演技炉火纯青,但他认为自己不过是把真实的普通人搬上了屏幕。在他看来,一个好的演员不能忘了自己是普通人,所以他要求自己要像普通人一样生活,他说:“一个演员如果想当明星,到哪里都一群人护着走特殊通道,平时也不能像老百姓一样到街上逛逛,那还表演什么呢?所有的表演都是给普通人看的,你却做不成一个普通人,那普通人一定会抛弃你的。”

《如何让他的悲剧不再出现》
学生胡鑫宇失踪后,各种谣言、阴谋论满天飞,而其生前表现出的抑郁情绪却未被重点提及。这让我们不能不遗憾胡鑫宇的选择,对于历经抑郁症的青少年而言,他们的求救声往往不能得到外界足够的重视;相反,“矫情”“脆弱”“无病呻吟”是他们常常接收到的反馈。面对陷在抑郁情绪里的孩子,我们可以做些什么?这篇文章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不再依赖友情的我与孤独和解》
小时候的我们通过探索寻找自我,长大后的我们通过社会坐标寻找自我,于是我们有了友情。和朋友一起,我们欢笑、哭泣,去体验这奇妙的人生。然而,在陪你走了一段路后,大家都会慢慢离开,特别是大学毕业后,大家都去走自己的路。当生活中不再全部是友谊,我们应该像作者一样,学着去适应孤独,过有光有影的日子。

《“满江红”背后的故事》
2023 年春节档电影《满江红》让岳飞再次进入大众视野,无数人冒着严寒要去打一打秦桧的跪像。但若按历史成王败寇的逻辑,被诬以谋反的岳飞很可能被钉在阴谋家的耻辱柱上,是什么让他得以沉冤得雪,受万世敬仰?读完这篇文章,相信你会无比感慨。


顶:26 踩:33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22 (122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17 (117次打分)
【已经有0人表态】

读者服务|经销商服务 |作者服务|人才招聘|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6 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2031540号-4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署)网出证(京)字第14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47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