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 资讯 >> 专题 >> 老开明国语读本全系列 >> 我的答语——关于《开明国语课本》

我的答语——关于《开明国语课本》

来源:中国青年出版社      作者:叶圣陶      2011年8月15日 13:20      字体:

今天看见余敏先生对于我的《开明国语课本》的指摘,谨答如下:

余敏先生说我写着“马托车”,这三个字照“国音”念起来,“无论中西南北的人都不会懂得这是什么东西”。其实,同样情形的名物词正多,如“方棚”、“德律风”,只须其人曾经传习,就会懂得这是什么东西。况且“马达”两字不是差不多“写定”了吗?“马达”的“马”就是“马托车”的“马”呀。但是我愿意接受余敏先生的指摘,把“马”字改为“摩”字,使它切近原意。

余敏先生指出的第二点却是他的“偶然失检”。我的诗歌开头说:“墙上开朵小红花。墙下蜗牛去看花。”末了说:“无数花开朵朵红,一齐笑脸欢迎它。”余敏先生便说:“白话文法的习惯,‘开朵’是‘开着一朵’的意思;何以下文又变了‘无数花’呢?”其实,在末了两语之上,有着“爬爬歇歇三天半,才到墙顶看到花”两语呢。起初只开得一朵,经过三天半的时光,墙顶的花便开遍了:这正是我的用心所在。不料被余敏先生忽略了。

《穷人和富人》本是老语言。我因其含有“人当征服自然以为生,而不当占取人家劳力之所有”的意思,所以取作教材,与前一课《风和水》联络。余敏先生作另一看法,以为后面须补充一课,说穷人“真的去种田、耕田、凿石、伐木,但是半空中跳出了地主等类的人,要他交租,向他算账。他又上一次当。他再去请教富翁的时候,富翁会告诉他:‘我是耕种我自己的田地,谁叫你自己没有地等等的呢!’”这意思很好。我的思想走了前面所说的路,就没有走这一条路。但是,教者如善于运用的话,我想即使不补充,也不至于叫读者上当。

前几天又有吴鼎第先生一文,对于我的“对于文体的收纳,我主张兼容博彩,而且各篇须是各体的模式”的话有所指教。现在附带奉答如下:

我所谓文体,系指记状、叙述、解释、议论等基本体式而言。我们用语言文字表情达意,就离不了这些体式。国语课本怎能不把这些体式都收纳进去?我所谓文体,又指便条、书信、电报、广告、章程、意见书等实用文的体式而言。这些体式都是日常需用,随时随地会接触到的。国语课本怎么能不示一些模式?前此我说了“兼容博采”,又不曾说明“文体”二字何所指,致引起吴先生的怀疑:今见此节,吴先生当可释然。
刊1933年8月11日《申报•自由谈》

顶:133 踩:15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24 (427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27 (364次打分)
【已经有0人表态】

读者服务|经销商服务 |作者服务|人才招聘|站点地图|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6 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2031540 号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总)网出证(京)字第08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26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