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 资讯 >> 期刊导读 >> 农村青年 >> 她为啥:绑架自己害死妈

她为啥:绑架自己害死妈

来源: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作者:刘传军    2011年8月15日    字体:     浏览:1322
她为啥:绑架自己害死妈
                                        刘传军  
 
        南下打工为淘金
   家住鄂西北襄南县金泉办事处某村的姑娘唐芸芸,眼看从海南打工归来的邻居一个个衣着光鲜,花钱大方,也产生了去海南淘金的念头。2011年春节刚过,她就跟随老乡一同到了梦想中的海南。可到了以后才发现,那些在老家看似很“阔”的老乡都住在破旧的出租屋里,用水用电也很不方便,唐芸芸很是失望。
   更让她失望的是,老乡给她介绍的工作也不好——在一家制鞋厂当小工。拥挤的车间里弥漫着一股难闻的塑料味。春天的海南已经很热,在车间里呆不了多久就会汗流浃背。晚上加班时,蚊子更是咬得她难以招架。唐芸芸虽然长在农村,可也从没受过这样的苦,便要辞工。老乡劝她说,出门在外,不吃苦怎么赚钱?不要太挑剔,有事做就不错了。可干了没几天,她还是辞职了。
      这天,无所事事的芸芸在街上闲逛,被一个发廊门口贴的招聘启事吸引住了,上前一看,是招洗头工的,她壮着胆子进去应聘。因为初中毕业后曾在县城一个发廊打过工,有工作经验,发廊老板当场聘用了她。包吃住,给别人洗头还能收小费,加上以前干过,得心应手,唐芸芸对这份工作很满意,一干就是一个月。
      一天,发廊里来了一位小伙子,雪白的衬衣打着领带,米白色休闲裤配着锃亮的皮鞋,一看就是有身份的人。唐芸芸下意识地看了他一眼,觉得很面熟。就在她寻思曾在哪儿见过这个人的时候,那个人已经认出了她:“唐芸芸,你怎么在这儿?我是许斌啊!”原来,他们不仅是老乡,在县城打工时还在同一间发廊做过。俗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唐芸芸一边给许斌洗头,一边伤心地向他诉说着自己在这里的辛酸,说着说着就流泪了。许斌也谈了他在海南的经历,说他尽管吃了不少苦,毕竟还混出了个样子。两人用家乡话聊着,很是投机,临别时,许斌给了她一个手机号,让她有困难随时给他打电话。
 
误入泥潭搞传销
      经许斌介绍,唐芸芸顺利地进了欣欣公司。包吃包住,唐芸芸暂时不用为生计担心了。
      第一天,唐芸芸就很幸运地参加了公司的会员沙龙活动。现场气氛活跃,会员们谈自己的工作业绩,谈各自的近期计划和长远打算,唐芸芸深受感染。而且她欣喜地发现,许斌还作为重要人物在会上做了精彩发言。
      第二天,唐芸芸由公司的两个中级业务领导覃某和杨某带着去听培训课。讲课的老师谈到了公司的规模、性质、发展的前景以及员工的收益。这堂动员式的讲课让唐芸芸看到了光明的前途,她不禁暗想:原来钱也容易赚,只是以前没有找到赚钱的方法。想着想着便对许斌又多了几分感激。可连续听了好几天的课后,唐芸芸发觉听课的人换了一拨又一拨,讲课的内容却一点都没变,而在唐芸芸看来,比较实用的知识,比如化妆的技巧、彩妆的方法、如何和客户预约、说服的技巧等,开了课却没有讲。她很奇怪地问覃某和杨某是怎么回事,他们告诉她,只有成为正式员工才有资格去听别的课,而且正式员工还佩带胸卡,统一着装。唐芸芸急切地问:“怎样才能成为正式员工?”覃某和杨某说,很简单,只要交3800元钱买一套化妆品就行。见唐芸芸有些犹豫,他们继续说,其实这些化妆品很适合你们女孩子的,即使你不用,也可以送人,一旦成为正式员工,收益是很可观的。他们还说,要不是看在许斌的面子上,她还没有资格来呢。对刚来海南不久的唐芸芸来说,3800元可不是个小数目。
 
“善意谎言”急坏家里人
      就在唐芸芸为钱发愁的时候,覃某和杨某找到了她,说:“想跟家里要钱,我们可以帮你。”唐芸芸问怎么帮。他们说:“你给家里打电话,就说你在发廊给人刮胡子时把客人的脸刮破了,需要钱摆平。”唐芸芸觉得这主意不错,便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接电话的是她父亲。父亲一听女儿这边有麻烦,忙问她需要多少钱,唐芸芸说需要4000元。可父亲却说家里经济状况不好,尽量帮她借钱,让她自己也想想办法。
       3天过去了,家里还未寄钱来,唐芸芸有些着急。覃、杨二人又给她出主意:“干脆我们再帮你一把,给你家里打个电话,就说我们把你绑架了,让他们拿钱。他们要是真爱你,一定会汇钱来。”唐芸芸一听他们的主意,脸都吓白了,说:“不行,不行!我爸妈会担心死的。”覃、杨二人极力游说:“你不是口口声声说你父母很关心你吗?正好可以借此机会考验一下他们到底爱不爱你。再说,有了这笔钱,你就有赚大钱的资本了。等你赚了钱,再连本带息还给他们也不迟啊!”
       4月16日中午,唐芸芸一家人正在吃午饭,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一个陌生男子恶狠狠地说:“唐芸芸现在在我们手上,要女儿的话,在17日以前打6000元钱到指定的账号,否则就撕票。”还没等唐明忠反应过来,对方已经“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知道唐芸芸“出事”后,一家人没心情吃饭了。唐芸芸的母亲秦素玫更是慌了手脚,一个劲儿地抱怨丈夫没有想办法筹钱,如今,女儿落到坏人手里,不知道要受多少苦,要是女儿有个三长两短,她也没脸活了。家里一下子乱成一团,左邻右舍的人都过来出主意,有的说应该马上报警,有的说万万不行。村里还从没碰到过这种事,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一时拿不定主意。
      唐明忠只好去向村治保主任陈思杰求助。陈思杰不愧是治保主任,了解情况后,马上到当地派出所报了案,派出所又建议他们向海南警方报案。海南警方接到报案后,让他们耐心等待,有情况立即与他们联系。
      果然,第二天唐芸芸家的电话又响了,从来电显示上他们发现对方用的是手机,并立即记下了那个手机号。接通电话,一名操四川口音的男子说:“不给钱的话就让你女儿先接客再转手。”然后留下一个银行账号又把电话挂了。
 
4000元钱逼死妈
  听说要让女儿接客,秦素玫吓得瘫在了地上,哭着说:“我们赶快筹钱吧,不然他们会把女儿折磨死的。”丈夫让她冷静一点,听派出所的安排。
   第二天,派出所的研究方案出来了:由治保主任陈思杰陪唐芸芸的父亲唐明忠去海南。秦素玫也要去,但为了节省路费,丈夫没让她去。
      自丈夫走了以后,秦素玫天天以泪洗面,茶不思,饭不想,抱怨自己不该让女儿出去。几天下来,她哭得眼睛红肿,声音嘶哑,人瘦了一圈。由于天热,加上几天没怎么吃东西,秦素玫身体很虚弱,一天昏倒好几次,人们怎么劝都无济于事。
    唐明忠和陈思杰赶到海南,找到了女儿打工的小镇。接待他们的镇派出所在立案后告诉他们,最近子女敲诈父母的假绑架案非常多,而且很多是自演自导的。想想女儿近来的一连串举动:先说要成为某公司的员工需要交4000元钱,打电话跟母亲要,没要到这笔钱,又打电话说在发廊给客人服务时刮破了客人的脸,需要摆平,费用也是4000元,接着就被绑架了,唐明忠觉得女儿被绑架很有可能是假的。
      在派出所的建议下,陈思杰用手机拨通了对方的手机,想把对方约出来,以便警方破案。电话打了整整一天,每次都打通了,可就是没人接听。奇怪的是,对方也没有回电话过来。没办法,两人只得打道回府。
      4月28日,他们回到老家,秦素玫一看他们没带回唐芸芸,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丈夫安慰她说,有可能是一起假绑架案,让她别太伤心。秦素玫却不信,一边哭一边责怪丈夫自欺欺人。
      很快,陈思杰的手机又响了:“你们不守信用,老子已经让她接客了。这几天挣了2000元,你们把差的4000元打过来。”陈思杰和他周旋,说一定要听到唐芸芸的声音才肯给钱。秦素玫一把抢过电话,里面果然传来了女儿的哭声:“妈,你们怎么还不来救我呀?我已经受不了啦。”听到女儿的哭声,秦素玫的心碎了,她跟女儿说会赶紧筹钱去救她。可话没说完,电话又被挂断了。
      第二天,唐明忠出去借钱,临走时让秦素玫在家里休息。可唐明忠借钱还没回来,秦素玫就出事了。上午l1时,有人在她家附近的清溪河边发现了她的尸体。据猜测,唐明忠出去不久,秦素玫也跟着出去了,在村头曾经有人碰见她,当时那些人正在那儿议论:“唐芸芸在海南接客,几天挣了2000块……”估计秦素玫听到了这些议论,一时无法承受走上了绝路。
      唐芸芸是从她原来工作的那家发廊得知家里出事的,但当时她不知道母亲已经去世,她给家里打了电话,说她已经获得了自由,马上回家,可当父亲告诉她,她母亲因救不回女儿已投河自尽时,唐芸芸当场昏了过去。
顶:192 踩:217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22 (753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16 (712次打分)
【已经有0人表态】

读者服务|经销商服务 |作者服务|人才招聘|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6 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2031540号-4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署)网出证(京)字第14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47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