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 资讯 >> 期刊导读 >> 农村青年 >> 王媛之死:一个倒在手术台上的女孩

王媛之死:一个倒在手术台上的女孩

来源: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作者:江海    2011年8月01日    字体:     浏览:1325

王媛(化名)死了,就要做新娘的她死在合肥一家医院的手术台上。

谁都难以相信,一个小小的处女膜修复术会要了人的命。

有人说王媛是个“傻女孩”,因为谁都有自己难言的过去。

王媛墓前有束洁白的海芋,是未婚夫送的……

王媛为什么要做处女膜修复手术?她是怎么死的?出事医院如何辩解?

王媛之死:

一个倒在手术台上的女孩

● 江 



订婚典礼上的幸福与忧伤

2010年8月28日,河南省周口市沈丘县。

一处普通的四合院里热闹非凡,噼啪的鞭炮和红红的窗花都在向外人宣告,这家正在办喜事。主人热情地给客人端茶、拿糖,脸上露出深深的笑容,女儿大了,终于到了离家的时候,作为父亲,他既欣慰,又有些感伤。

订婚典礼传统而隆重,不知是谁起哄,要“准新郎”发出“爱的承诺”。敦厚老实的小伙子有些不好意思,可他还是真挚地对未婚妻王媛说:“以后不管遇到啥困难,我都会陪着你,一辈子守着你!”王媛感动得热泪盈眶,可一想到即将到来的正式婚礼和新婚之夜,她的心里又弥漫着难言的苦楚与忧伤……

28岁的王媛出生于中医世家,父亲医术精湛,开有一家诊所,母亲是传统的家庭妇女。2006年7月,毕业于合肥一所大学的王媛找了份网络公司的工作。她个子高挑,一头乌黑透亮的秀发,出色的外貌吸引了很多男孩。在与一个同事确定恋爱关系后,由于爱情的温度过于灼热,两人发生了性关系。

相处久了,性格上的差异开始显露,王媛和男友有了无休止的争吵。爱情在争吵声中逐渐远去。有一天,王媛向男友提出分手。她不但离开了曾经的爱,也离开了公司,用自己的积蓄开了一家服装店。从此,爱情对她而言成了想碰却不敢碰的东西,她把心思和时间都花在了经营上。

眼见女儿年纪越来越大,做父母的万分焦急。拗不过父母的好意,王媛开始同意相亲。也就在这时候,她遇到了生命中的第二个恋人。小伙子大她一岁,是个帅气的军官。在彼此都满意的情况下,两人决定先订婚,然后在10月1日举行婚礼。

一次在网上聊天,王媛问男友:“你喜欢我什么?”男友似乎想了想,回复道:“也许是受我妈影响,我一直想找个传统善良的女孩当妻子。你眼睛很亮,让我一下就能看见你的心。”王媛继续敲击键盘:“也许我心里藏着一些你不知道的事呢!”男友答道:“会吗?”见男友打出一个大大的问号,王媛轻轻叹了一口气。她很想问问男友会不会在乎她的过去,会不会在意她的“第一次”给了别人,可始终没有勇气说。她不敢冒这个险:男友虽然性格宽厚,可谁不希望自己的妻子如白纸般纯洁呢?她开始为自己当初的草率和冲动后悔。

随着婚期日益临近,王媛整天心事重重。她怕到了新婚之夜,心中的隐痛难以再瞒下去。

2010年9月4日,王媛无意中登录一个“婚检”网站,看到一则关于处女膜修复的广告:“有些失去的东西依然可以找回,短短15分钟,重塑你的幸福!”煽情而富有诗意的广告词打动了王媛。如果自己进行处女膜修复,过去便能永远成为过去。但这样做算不算对男友的欺骗?一时间,王媛拿不定主意。

这种事她不敢跟任何人提,只能向网友诉说苦闷。有的网友回复她:“男人心里都有‘处女情结’,一旦发现老婆不是处女,就算嘴上说不在意,可心里也会憋着气,就像揣着一颗定时炸弹,随时可能在你的生活中引爆。”“结婚时若不是处女,在婚姻生活中你就像是低人一等,丈夫会觉得你欠着他,而你也会愧疚,时间久了,家迟早得散。”也有网友持不同看法:“不管哪种方式的欺骗到最后都会伤人,如果他真爱你,便不会纠缠你的过去。”

思前想后,王媛终于被失去爱情的恐惧征服。她决定:为了当一个完美纯洁的新娘,去做处女膜修复术。

2010年9月10日上午10时,经朋友介绍,王媛走进合肥龙源医院。她憧憬着从医院走出来的时候,一切能回到最初……

修复处女膜,梦断手术台

王媛远在河南老家的父亲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就在他给病人把脉时,女儿的生命却在另一个医生手中消失。他一辈子都忘不了从安徽合肥打来的那个电话……

“那天下午4点左右,我正在给病人号脉,手机响了,显示是女儿的号码。我刚接听,一个陌生的男人声音在那边响起:是王媛家人吗?我刚回答是,对方就着急地说:我们这里是安徽省立医院,王媛因脑死亡正在抢救,你们家属赶快过来一趟!我想多问些什么,电话那边出现一片嘈杂声,随后就断了。

“当时,我根本无法相信,因为媛媛身体一直很好。作为医生,我很注重孩子的身体健康,从小就让她多锻炼。媛媛长这么大,连感冒都很少得。

“没想到五分钟后,我在合肥的一个远房亲戚也打来电话,内容一模一样:媛媛病危!媛媛她妈腿都吓软了,我们急忙包车往合肥赶。

“晚上10点多钟才到合肥。我们来到省立医院重症监护室,终于见到女儿,她戴着呼吸机氧罩,全身插满管子,静静躺在病床上。隔着厚厚的玻璃,我们哭得肝肠寸断。医生告诉我们:病人已经脑死亡,就算抢救过来,最好的情况也是植物人,你们得有心理准备。我抓住医生的手,再三问:我女儿怎么会弄成这样?就在昨天晚上,她还给我打电话,商量10月1日婚礼的事,还让她妈给她缝制几床被褥结婚用。一天之间,她怎会变成这样?”

从王媛姑父和医生那里,两个老人知道了女儿遭罪的经过——

当天上午,合肥龙源医院工作人员把王媛领进一个环境舒适,布置也很温馨的房间。没多久,医生来了,察觉出王媛有些不好意思,就用轻柔的话语打消她的顾虑。医生说:这是一个小手术,只需要15分钟,术后无需休息就可出院,对生活没任何影响。王媛一直是个怕疼的女孩,她问医生:会痛吗?医生笑着摇摇头说:到时候会打麻醉药,术后可能有些轻微疼痛,只要休息休息就没事了。

带着对医生的信任,王媛躺到手术台上。

手术做完三小时,王媛仍然没醒,而且心跳逐渐减弱,生命体征慢慢消失。龙源医院立即把王媛转往安徽省立医院抢救。在送往省立医院途中,王媛依然昏迷不醒,并出现脑死亡症状。当天下午4时,见王媛病况还没好转,省立医院医生便用王媛手机联系她在河南的家人。

对于处女膜修复术,王媛的父亲身为医生,多少了解一些:像这样一个小手术,一般不会出现如此严重的后果,肯定是手术中某些环节出了问题。他想找合肥龙源医院的医生问清楚,但该医院的人一个也见不到。

那一夜,两位老人不知是怎么熬过来的。看着医生进进出出,看着女儿在死亡线上挣扎,他们心如刀绞。2010年9月11日上午11时,因抢救无效,王媛死亡。她的订婚典礼刚办完十多天,老家窗户上的大红喜字还没褪色,昔日的喧闹声还弥留在她父母以及亲朋好友耳边,但她走了,和准备已久、期待已久的正式婚礼失约了。

两位老人双双哭晕在地。从昏迷中醒来后,王媛的父亲找到合肥龙源医院,要求查看女儿的病历。王媛的手术同意书显示:手术将实行局部麻醉;可收费单据上却显示为全身麻醉。捏着女儿生前的病历,父亲心在滴血,认为医院“麻醉过量”是导致女儿死亡的原因。他怒问院方:“为什么把局麻改成全麻?”院方回答:“病人死因没弄清楚,别乱下结论。”

经安徽省立医院鉴定,“麻醉过量”是导致王媛死亡的直接原因。

两天过去了,合肥龙源医院负责人一直不出面解决问题,甚至连句“对不起”都不说。无奈之下,王媛父母和亲属一起在龙源医院门前静坐,挂出“无德医生草菅人命”的横幅。王媛的母亲始终昏昏沉沉,把女儿的照片紧紧抱在怀里,一会儿痛哭,一会儿叫喊王媛的小名,整个人像疯了一样。过往行人见场面悲凉凄惨,心生同情,不时给这家人送来矿泉水和食物,还有人给他们送来律师的电话。

夜晚的风很凉。坐在地上的父亲想起女儿在订婚那天对他讲的一番话。女儿懂事地说:“爸,我结婚时你什么东西都不用送。这些年,你把最好的都给了我,以后换我来孝敬你。”他没敢告诉女儿,自己早已准备好一对手镯,打算在女儿大喜那天拿出来。当地有个传统说法:如果女孩出嫁那天戴上父亲赠送的手镯,不管嫁得多远,都会幸福一辈子。他没想到,自己深藏心底的祝福,女儿已经无法体会了。

王媛的未婚夫轻轻把毛巾递给“准岳父”擦眼泪。王媛去世的噩耗让他脑子里一片空白。几天中,他几乎没说一句话。他怪自己不细心,没有觉察未婚妻的想法。对他而言,不在乎妻子的“第一次”有没有给自己是假的,但比起沉甸甸的爱情,比起往后的一辈子,“过去”真的不那么重要。如果未婚妻能向他说明,他一定会坦然接受。

把女儿的骨灰抱回老家

2010年9月13日,王媛去世第三天,龙源医院依然没给死者家属说法。

下午2时,王媛的母亲因体力不支再度昏厥。过路人实在看不下去,纷纷让医院出来给说法。半小时后,有人把王媛的父亲叫到医院办公室,威胁道:“别再闹事,不然没好果子吃!”

如果不能给女儿讨个公道,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老人回答对方:“要不你把我杀了,要不还我女儿一个公道!看你年纪,也是有儿女的人。白发人送黑发人,我们心里的苦你懂吗?”

当晚,龙源医院负责人终于出面,说只能给死者家属2万元丧葬费,后来又提出一次性赔偿10万元。见女儿的一条命成了被估价的商品,王媛的父亲心痛欲裂,问道:“你们承不承认麻醉过量是我女儿死亡的原因?”对方听后不说话,后来模棱两可地回答:“是我们的责任我们一定会承担。”

王媛的病历被父亲复印上百份发给行人。当地媒体关注此事,很多合肥市民从《江淮晨报》上读到事件经过,赶到龙源医院门前安慰失去女儿的这对老人。一个妇女特意买了床被子送到王媛父亲手中,说:“老大哥,我曾是名医生,如果需要医学上的帮助,你尽可以来找我。”记者了解到,这个妇女退休前做过妇产科医生,退休后被一家医院整形美容科聘为副主任医师。每个月,她都会做好几例处女膜修复术,来者大多是20岁左右的女孩,其中不乏和王媛一样快结婚的“准新娘”。看着这些青春美丽的面孔在手术台上因害怕和痛苦而变形,她为这些女孩的不懂事,为她们不爱惜自己感到心疼。由于天天和这样的女孩打交道,心情始终不好,一年前,她不顾医院再三挽留,毅然辞职……

在送被子的同时,她还给王家人介绍了律师。

2010年9月14日,王媛亲属和合肥龙源医院举行第三次谈判。由于王家人得到律师帮助,收集了大量证据,院方态度明显好转,负责人称:“之所以对病人进行全麻,医生也是出于一片好意,怕她感觉疼痛,谁都没想到事情会变成今天这样。”经再三商榷,双方达成共识,合肥龙源医院赔偿王媛父母45万元。

两个老人怀抱女儿骨灰回家了。这是一段怎样的路程啊!做父亲的依稀记得女儿生前一段话:“爸,再过几天我就回去了,结婚的东西也该准备准备了,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想到今天女儿是以这种方式“回家”,他潸然泪下。

网友“爱已成空”说:“王媛真是一个傻女孩,谁没有过去?也许你是别人的过去,又或许别人是你的过去。一个小小的手术就能抹杀一切吗?如果他爱的是你这个人,在乎的只会是你心里有没有他。要是他因为你的“第一次”没有给他而耿耿于怀,这样的男人又值得你爱吗?一个人对爱情的忠贞,更多取决于在相处过程中,能不能共渡难关,能不能生死相依!”

王媛墓前有束洁白的海芋,是她的未婚夫送的。她的未婚夫难忘两个人的约定:“等秋天树叶黄了,枫叶红了,我们要拍一张美美的婚纱照,挂在房间的墙上,一起看日出日落,一起慢慢变老……”

顶:203 踩:214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34 (792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13 (808次打分)
【已经有0人表态】

读者服务|经销商服务 |作者服务|人才招聘|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6 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2031540号-4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署)网出证(京)字第14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47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