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 资讯 >> 期刊导读 >> 华夏教师 >> 给初恋画个句号

给初恋画个句号

来源: 青年心理网-《青年心理》    作者:安璐    2010年12月08日    字体:     浏览:1281

初恋,这世上最甜美,但也是最恶毒的词。初恋的甜蜜和美好,经由人内心的青涩衬托,显得格外诱人。但同时,初恋低得可怜的成功率,造成很多人在想到初恋时总会带起大片的伤痛。有些人运气好,可以通过时间自愈,但也有很多人困在当年的情绪中走不出来。于连就是如此。

于连:结束初恋和等待初婚

初恋,这世上最甜美,但也是最恶毒的词。

对于那些初恋成功、从一而终的人,他们看到了初恋的前一面。但是对于咨询师来说,常常要面对的是那些陷于后一面困扰当中的人。

于连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他外表俊朗,看起来有些像个电影明星。时近深秋,他穿了一件乳白色的毛背心,底下穿了一条同样颜色的西裤。整个人看起来,温文尔雅。

但他提的问题却一点儿也不儒雅。他说:我完全不知道什么是爱。

我和初恋结束得很突然。那时我还在上大学,就是个毛头小伙子,一门心思就是好好学习,然后给我和她挣个未来。

她人很好,温柔体贴,又善良大方。她比我大两岁,那时候已经在一家外贸公司实习。我常常笑谈,说以后要靠她养。

可事情的发展就像六月的天气,说变就变。有一年期末考试结束后,我悄悄去打了两个星期的工,准备给她挣个礼物。

工钱到手了,可女朋友飞了。就在我拿着礼物,兴高采烈地把她约在公园的咖啡厅里,准备给她个惊喜时,没想到她却首先给了我一个“惊喜”。她很冷静地告诉我:她觉得我们不合适,所以决定分手。

既然是决定,就没什么再商量的余地了。我觉得自己当时做得很男人。我仍然彬彬有礼地把礼物送给她,仍然客客气气地请她喝完咖啡,仍然很体贴地把她送回家。我觉得如果有人可以评选最佳分手绅士,我一定可以当选。

但实际上,我是欲哭无泪!此时此刻我仍然可以想起当时的场景:身边嘈杂的人声,好像每个人都在盯着我。虽然我知道,我只是个小人物,一段破灭的感情也谈不上煽情,可我总觉得他们似乎都在用眼角的余光悄悄地瞥我,看我的反应。

其实这段经历我本不想提。一是这事儿都过去了好几年,二是我现在已经有了女朋友,我也挺喜欢她的。甚至,我都动心想要娶她了。

但就在我下这个决心的刹那,我又犹豫了。不知怎的,我忽然好怕。我不敢确定,我是否真的爱她。或者说,我干脆不知道什么是爱。我自认是个挺有爱心的人,看见小猫小狗的也会给它们弄吃的。但就在爱人这一块,我就是好像体会不到书里所说的那种激情。反而我会想很多,从最开始如何求婚,到结婚时如何摆酒,再到婚后谁刷碗谁做饭……好像身边就有一群人盯着我,在旁观我的一举一动,看我的所作所为有没有什么不妥当之处。这感觉,和当年我分手时好像。您说,我该怎么办?

别人:说还是没说

现代人似乎爱得越来越多,同时爱得越来越浅。但是像于连这样,纯情又懵懂的人似乎真挺少见。其实关于爱的讨论有过很多,我比较倾向于一种说法:“爱就像擦鼻涕。”当鼻涕流出来时,会需要别人教怎么擦吗?用手指还是卫生纸?这些东西似乎是无师自通的。每个人,哪怕是再麻木迟钝,也应该懂得爱。

但于连的情况又是实实在在的,所以我问他:你觉得你现在最困惑的地方在哪儿?

在于我总是想不到我自己真心想要的是什么。很多事情,我都会按照规矩去办。比如说,到岁数了,该谈女朋友了,不然人家会笑话。再比如,虽然最近经济危机,可我们行业却很赚钱,大家普遍觉得做的活儿多了,薪水却没变。所以别人会成群结队地去要求加薪,这种时候我也会去。因为觉得如果自己不去,就和别人不一样。他说。

我说:这两个困惑,我觉得不是一回事。找女朋友,可找可不找。即使到了岁数却依旧单身,也不会有太直接的压力。但是薪水这事,反映的却是你和群体的关系。你处在群体当中,自然会感到群体的压力。你觉得,如果你真没找女朋友,会有这种群体的直接压力吗?

他困惑地挠了挠头,说:没有。可能我妈会唠叨我吧,别人……别人谁管我这事呀。

我说:那我觉得有点儿奇怪了。刚刚你还说,不交女朋友人家会笑话,可现在你又说没人管你这事。那到底是管还是不管,笑话还是不笑话呢?

他一下愣住了,沉思了一会儿说:别人不管,表示他们不说。但他们嘴上不说,心里未必不说呀。

问题的症结慢慢浮出水面:别人心里究竟说没说?

初恋:滞留其中的“第一次”

其实在这个问题上,别人说还是没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什么于连会在这个问题上如此重视“别人”的感受。有人说,婚姻似鞋,舒服与否只有自己知道,其实爱情也是如此。爱情是“独断专行”的,它基本上从来不考虑别人的感觉。该什么时候爱,该怎么爱,这些都是人内心的独立体验。固然,有时候爱情会对现实做妥协,但这种妥协是建立在对爱本身的接纳和了解之上。

对于于连,我请他继续谈他的初恋。因为他已经很明确地把如今等待结婚的心境与当年结束初恋时的心情联系在了一起,所以我想找寻两者其中的关联。

在第二、第三次咨询过程里,我和他像两个勤奋的矿工,始终在他当年的初恋里走来走去。最后,于连终于又给出了新的线索。

其实他们两人的感情并不像于连一开始说的那样好。于连之所以会在那次期末考试之后去打工挣钱买礼品,其实是他已经在内心隐隐觉得两人的关系不稳,从而想通过礼品来增进关系。在此之前,两人虽然没有争吵,但也已经露出了分手的苗头。于连的初恋,已经是走进社会的成年人。而于连自己,则是依旧在象牙塔里的大学生,两人在思考方式、行为方式、金钱观价值观等种种方面都存在很大的差异。这种差异可能在三四十岁的人看来,很容易通过相互妥协来弥补。但对于20刚出头血气方刚的年轻男女来说,放弃自我去迎合恋人是很难做到的事情。

所以尽管于连仍然在做着两人继续下去的努力,但在内心里,他其实已经接纳了两人终将分手这一事实。甚至有可能,在潜意识里,他已经将这个事实演习了很多次。所以,当分手终于来临时,他才可以如此镇定自若,甚至还有心思去考虑、观察身边人的感受。

也就是说,最后时刻来临的时候,其实于连已经没有再去爱了。他只是被动地接受这一切,然后将分手的权利与责任都推到对方身上。

如果说于连是在演戏,这未免太过于严苛了。其实他的很多所作所为,都是在潜意识里产生并发展的,于连自己也是受害者。因为当年不成熟,所以他在考虑问题时,并非从自己的感觉出发,而是从其他人的眼光和评价出发。谈朋友时,主动离开的那个多少有背上一点儿“变心”的嫌疑,而留在关系中像望夫石那样痴痴等待的,则更像一个道德的典范。所以于连会选择,让女友先开口,而自己则被动地接受这一切。

我把这种可能性向于连进行求证。他目瞪口呆,似乎从来没想过,事情还可以这样说。不过后来他还是承认,这种可能性的确存在。

接着,我们就一起从这种可能性延伸下去:

于连的感觉其实很敏锐。他很敏感地发现了自己目前状况与当年初恋结束时的相似之处,这就是其实他对现在即将产生的婚姻也是不满意的,不满意的原因不在于现在女友的好或坏,而是他还沉浸在当年初恋结束时那个公园的咖啡厅中,迟迟没有离开。

在当年分手之际,其实于连一直在做努力。他希望通过打工的方式来证明价值,通过礼物来证明感情。但事实却是,他们两人之间的分歧与矛盾已经不是如此简单的举动就可以挽回的了。因此在于连的期待和事实当中就出现了巨大的落差。

于连固然可以在所有的人面前都摆出“最佳分手绅士”的样子,但他瞒不过自己。尽管时过境迁,但他的心,永远封闭在了那一刻。他始终是那个捧着礼物却迎来噩耗,无助地坐在咖啡厅长椅上,等待初恋回心转意的那个男孩儿。

每个人天生都有爱别人以及感受其他人爱自己的能力,于连也不例外。但这种能力也陪着他一起,锁在了初恋结束后的那一刹那。

在人一生中,有许多重大事件。第一次张口叫爸爸妈妈,第一次交到朋友,第一次对异性动心,还有第一次恋爱。这许许多多的第一次,意味着人的成长,但也意味着对过去的告别。于连,尽管他已经挣着很高的薪水,开着很漂亮的汽车,但他却始终还活在当年。

走出:拾回失去的能力

我该去重新找她说明白吗?第五次咨询时,于连问我。

此时我们已经基本上捋清了于连的思绪。他很想从当年走出来。

我没有给他太多的建议,这是他的选择。去找初恋女友说个明白,目的不是为了让对方了解自己,而是要给自己一个心安。通过一个仪式,让自己去完结那些未了情。

当然,不去找初恋女友也可以。只要于连真的能够知道自己当年的心情,以他现在的能力,他有余力来重新面对,从而给自己一个解释。

有句话叫:“初恋时,我们不懂爱情。”初恋的甜蜜和美好,经由人内心的青涩衬托,显得格外诱人。但同时,初恋低得可怜的成功率,造成很多人在想到初恋时总会带起大片的伤痛。有些人运气好,可以通过时间自愈,但也有很多人困在当年的情绪中走不出来。这其中又有些人表现得不那么明显,别人和他自己都无法很明确地体会到那种缺失。像于连这样,把爱与被爱的能力全部扔在初恋关系里的人,毕竟是少数。

其实从初恋的固着状态中走出,并不是件太难的事,关键还是要看心境。有些人还沉浸在初恋的甜蜜里,从主观上就很抗拒走出来;有些人则通过失败的初恋得到了好处(伤心欲绝的忧郁王子总是激发女性母爱的绝佳对象);有些人则是因为自己势单力薄,根本无法独自完成这一艰难的任务。但不管是哪种情况,人总是可以通过慢慢的自我觉察,发现当年问题的症结所在,然后决定自己是否走出。

于连决定走出来,为了重新拾回他感受爱的能力。

顶:195 踩:207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31 (674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41 (707次打分)
【已经有0人表态】

读者服务|经销商服务 |作者服务|人才招聘|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6 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2031540号-4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署)网出证(京)字第14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47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