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 资讯 >> 期刊导读 >> 农村青年 >> 卖菜小贩:万里长征揭露“黑心菜”

卖菜小贩:万里长征揭露“黑心菜”

来源: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作者:江海 姚静    2010年12月08日    字体:     浏览:1120

2009年3月,江苏省淮安电视台连续5天晚上播出一则公益广告:一个男人手提刚从菜市场买回来的菜说:“这菜篮子干净,老百姓的餐桌才干净。愿天下所有行业的经营者都要讲道德、讲良心、讲责任。”

这个男人叫孙焕平,是在淮安一家菜市场卖菜的小贩。公益广告是他自编、自导、自演并且自费拿到电视台播放的。

孙焕平为什么要干这件事?原来,他曾经卖过“黑心菜”,还参加过“黑心菜”制作培训班。后来,内心的不安促使他做出一个痛苦决定:用赚到的钱揭露“黑心菜”,为净化老百姓的餐桌打一场“一个人的战争”……

来钱快的豆腐干有毒

孙焕平出生于江苏省淮安市楚州区农村,初中毕业以后一直在家务农。当时,他最崇拜的“偶像”是江阴市华西村的党支部书记吴仁宝,因为吴仁宝大搞集体经济,让村民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结婚时,他居然把吴仁宝的照片摆到自己“新婚照”的旁边。见别的年轻人都崇拜影星或者歌星,而他却崇拜一个村支书,妻子嗔怪地说他“老土”。从那以后,妻子就一直管他叫“老土”,弄得相识的人都跟着称他“老土”。他也不嫌弃这个“爱称”,乐呵呵地接受。

“老土”卖菜始于1995年。那时,有一种豆腐干又白又亮,卖相好,销路不错,他四处打听这种豆腐干怎么做。有人告诉他,去山东那边可以学到豆腐干的加工技术。他便动了外出念头。

这年10月,“老土”怀揣3000元学费北上山东,风尘仆仆地辗转好几天,才找到神秘的“豆腐村”。教他技术的师傅,是村里做豆腐干做得最好的人。想到名师出高徒,“老土”热情高涨,学得飞快。一般人要半个月才能掌握的技术,他用六天工夫就全部“拿下”。第六天,师傅教他最后一道工序:如何保管产品。师傅举着一个瓶子对他说:“这里面装的是双氧水,加进豆腐干中,可以让它们更白、更亮,这样就能卖高价钱。”

师傅的话让“老土”一愣。“什么?双氧水?”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他知道,双氧水是手巾厂用来漂白、医院用来杀菌的,怎么能用来做豆腐干呢?“这东西能吃吗?会不会有毒?”他疑惑地问师傅。师傅回答:“有毒?没听说过吃出人命呀!”师傅开导他:“全村人都这么做。你要是害怕,自己不吃就是了!”

“老土”惊讶得睁大了眼睛。他还想再说什么,但又把话咽了回去。

学会了做豆腐干,他又跟师傅学做豆腐果。做豆腐果需要用油炸。师傅提来一桶黑糊糊的油,告诉他:这是一种混合油,其实就是地沟油,用它炸出来的果子比用纯植物油炸出来的果子好吃。因为这种油混合了猪油、香油、酱油、芝麻油、辣椒油等五花八门的油料,口味好,很多人喜欢,保证好卖。师傅特意嘱咐他:“你回去的时候带几桶,很便宜的。”

终于,“老土”结束学业,踏上返乡的路途。虽然学艺成功,但他高兴不起来,师傅的话好像一块石头压在他的心上。回到淮安以后,他成天闷闷不乐。见筹备中的豆腐店迟迟不开张,妻子不断催促他,让他赶快亮亮手艺。架不住妻子一再唠叨,他慢吞吞地行动起来。

开张第一天,“老土”卖豆腐干赚了200多元。妻子喜出望外,当晚做了几个下酒菜犒劳他。“如果每天都能赚200多元,这学费交得值!你说呢?”妻子满脸笑容。而他却闷声不响,只顾给自己倒酒。

一个月后,“老土”在照例把当天赚到的钱交给妻子的同时,扔下一句话:“从明天起,豆腐干我不做了!”妻子攥着钱奇怪地问他:“为什么呀?这钱又不是偷来的、抢来的!”他再也憋不住了,如实把学艺过程讲给妻子听。他的妻子也是个明白人,觉得做这种生意虽然“来钱快”,但太缺德了!可又有些惋惜:“这技术,是咱花钱学来的呀……”他理解妻子的心情,说:“把有毒的豆腐干卖给街坊邻居,就跟做贼似的。我心里不踏实,晚上睡不着,赚了钱也没脸用。那些学费,就当买个教训吧!”

“培训班”搅得他彻夜难眠

豆腐干不做了,“老土”卖起了豆芽。

一段时间以后,他发现,别人的豆芽总是比他的好卖,大大的豆瓣,粗粗的芽身,鲜亮的颜色,一上摊儿就被买家盯上。怎么回事?他感到很蹊跷,有心想搞明白。

有天收摊后,他硬拖着邻摊大哥去“喝几杯”。酒一下肚,邻摊大哥便向他面授“玄机”,说:“你买两个大缸,把豆芽放进去,倒满水,然后一个缸里撒一包保鲜粉。三个小时后把豆芽捞出来,保证光鲜白净,脆嫩诱人,而且保存时间长,不容易打蔫儿,第一天卖不掉,第二天还可以再卖……”

得到“真传”的“老土”喝完酒就跑到商店买保鲜粉。当他拿到保鲜粉后,立刻傻了眼。原来,所谓的保鲜粉就是二亚硫酸钠,是专门用来清洗塑料、丝织物等工业原料的。用这种东西浸泡豆芽,那不是害人吗?

见他“犯傻”,邻摊大哥劝道:“你可以先试一试嘛!别人都这么干,你要是清高,就别出摊了!”

晚上,内心矛盾的“老土”决定尝试一下,用保鲜粉浸泡了一缸豆芽。第二天早上出摊,他显得很没底气,不像往日那样使劲地吆喝。没想到,尽管这样,还是有人被吸引过来。一个抱着孩子的妇女啧啧地说:“你家的豆芽真水灵啊!”他心虚地应答:“是啊!是啊!”那个妇女接着说:“我家宝宝最喜欢吃豆芽了,大哥,给我称一斤吧。”

一听说是买给宝宝吃,“老土”急忙把秤盘里的豆芽倒出来,语无伦次地说:“对不起……这些豆芽……全让一家饭店预订了,你到别家买吧……”那个妇女有些不信,但见“老土”真的不卖,只好转身走开。

“我看她的孩子那么小,又那么可爱,实在不忍心害他们啊!”事后,他对妻子说。

豆芽又不卖了,“老土”重新捡起“传统菜”生意。但是,日子很不好过。他不明白,原先正儿八经的生意,为什么现在越来越难做了?是不是自己落伍了?

2008年5月的一天,“老土”听说某地有个“食品加工培训班”办得热火朝天,很多商贩都交学费去听课。有心想学新技术、希望生意有点起色的他也赶去报了名,交了300元“培训费”。

“培训班”为期三天。这三天,“老土”还真学到不少东西,都是做生意的“诀窍”。有些“诀窍”他闻所未闻。比如:

“死鱼回生法”:往半死不活、不能游动的鱼身上或者水里滴些柴油,沾到柴油的鱼就会重新“活蹦乱跳”起来,又能卖出好价钱。

“洗衣粉炸油条”:洗衣粉含有大量的碱和磷,不光能使面粉快速发酵,还能使炸出来的油条晶亮、松软、酥脆。

“墨汁黑木耳”:把发霉、变质的垃圾木耳用墨汁浸泡,然后加淀粉、尿素、明矾、硫酸铜(杀虫剂的主要成分)等物质烘干,即可制成黑亮的木耳。

“3911韭菜”:为了让韭菜看上去叶宽、色深、肥厚,防止被虫咬,用农药3911灌溉其根部……

“老土”的身边坐着不同年龄层次的“学生”,齐刷刷地写着笔记。他不知道全国有多少这样的“培训班”,有多少像这样来“学习”的人。他只知道,这样的“培训班”结束以后,这些“学生”占据菜市场一个又一个摊位,老百姓的菜篮子里还有干净的菜吗?他万分困惑,夜夜难眠。

此后一段时间,“老土”的妻子经常看见丈夫独自一人拿着纸和笔写写画画,或者坐在一边发呆。她忽然有种预感,觉得丈夫可能会出事。果然,2009年3月,她的丈夫“出事”了。有一天,淮安电视台开始播放一则食品安全公益广告。屏幕上,一个男人提着刚从菜市场买回来的菜说:“这菜篮子干净,老百姓的餐桌才干净。愿天下所有行业的经营者都要讲道德、讲良心、讲责任。”

“老土”的妻子定睛一看,说这番话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丈夫孙焕平!她蒙了:丈夫怎么跑到电视上做起广告来了?她急忙去问“老土”,这才知道,广告是丈夫自编、自导、自演、自费播放的。更让她想不到的是,丈夫还要自费去全国各地揭露“黑心菜培训班”的内幕,到菜市场去教人们如何识别“黑心菜”,雄心勃勃的丈夫要打一场“一个人的战争”。

她觉得丈夫简直是在胡闹,决定对丈夫实行“家庭戒严”:自己寸步不离地跟着“老土”,坚决禁止丈夫外出!半个月后,“老土”忽然表示“想通了”,告诉妻子:这“黑心菜”的事儿靠他一个人管不了,他还是规规矩矩地在家做生意吧。随后,他一个劲儿怂恿妻子去儿子所在的福建泉州一家物流公司打工,让他自己安心在家卖菜。见丈夫打消了胡闹念头,回心转意要做好生意,妻子便去了福建。她哪里知道,这是“老土”的“调虎离山”之计。

没过几天,远在福建的妻子忽然回过神来,感觉自己上当了。她急忙坐飞机赶回淮安,到家一看,发现趁自己不在的工夫,“老土”快马加鞭地备好了出门的行头:买了一台由小货车改装的“大篷车”,还往车里添置了各种生活用具,显然是想出远门。她揪住还没来得及走掉的丈夫又撕又咬。见自己的“阴谋”败露,“老土”一脸无奈,咧嘴嘿嘿笑着,任妻子发泄。

发泄归发泄。看到“老土”连“大篷车”都买好了,妻子知道,这件事“木已成舟”。她拗不过丈夫,只得和丈夫“约法三章”:三个月内结束活动,然后立马回家,如果再不听话,那就离婚!“老土”小鸡啄米似的不住点头。他认为,只要能出去就行,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万里长征扫荡“黑心菜”

2009年4月7日,“老土”开着他的“大篷车”来到南京,引得无数人围观。这辆“大篷车”被“老土”涂成了绿色,车身上写着“拒绝滥用非食用添加剂,还食品本来面目”。车内放着四张桌子、两把椅子、24块展板,还有一块万人签字布、一个喇叭、一顶帐篷、一条被褥、一台笔记本电脑。除此之外,就是锅碗瓢盆、油盐酱醋、牙膏牙刷等物品。算下来,“老土”装备这辆绿色的“大篷车”花掉十多万元。

正当“老土”结束在南京的宣传,准备去下一站时,他的妻子风风火火赶了过来,大庭广众之下死死拽住他的裤腰带。他急了,悄声对妻子讲:“说好的三个月就回去,你咋说话不算数呢?”妻子回答:“我知道你不会遵守三个月的约定,现在就跟我回去!”

见妻子没有松手的意思,“老土”下了狠心,咬咬牙,用力挣脱妻子,猛踩油门,绝尘而去。

“老土”这一走就是两万五千多里,20多个省市留下了他的足迹——

2009年4月11日,“大篷车”进入安徽合肥。逍遥津广场上,“老土”向市民讲解怎样识别“黑心菜”。他说:“大家注意,食品过于鲜艳,可能非法使用了色素;食品颜色过白,可能非法使用了漂白剂或者荧光剂;食品弹性过强,可能非法使用了硼砂等添加剂;食品保质期过长,可能过量使用了防腐剂。”这是“老土”的开场白。紧接着,他抓起车里“百姓餐桌”上的一把海带,继续说:“这种碧绿、鲜嫩、肥厚的海带不要买,因为它是用碱性绿色染料和二亚硫酸进行泡染加工出来的。二亚硫酸对眼睛、呼吸道和皮肤有刺激作用,接触后会引起头痛、恶心等症状。碱性绿色染料是一种工业染色剂,它的毒性在人体内沉淀,可能会导致癌症。”

放下海带,“老土”又拿起一块银耳。“大家看,这种洁白娇嫩的银耳很漂亮吧?其实,银耳干燥后应该是黄色或者淡黄色,无味或者略带土腥味。而这种银耳是用二氧化硫熏蒸过的。用二氧化硫熏制的银耳看上去颜色雪白,闻起来有股刺鼻气味……”

“老土”的“大篷车”被市民围得水泄不通。车上还有“老土”没有讲到的“新鲜”水果,“红心”鸭蛋,“又软又白”的馒头……这些食品都是“老土”在当地菜市场里买的。

2009年5月,“大篷车”开到江西南昌。有个在早市买菜的老人被“老土”的义举所感动,表示要跟随“老土”走完剩下的省份,食宿自理。“老土”仔细打量老人,见他已经两鬓花白,刚想婉言劝阻,不料老人说:“你不用担心,我练过气功,身体很棒!”为了打消“老土”的顾虑,老人还要求与“老土”比试一下:“我赢了你,你就收下我;我输给你,那就算了!”

“老土”被这个老人的善意打动了,但他还是不敢答应,因为收一个70多岁的老人做志愿者,万一路上出点什么事,自己没法向老人的亲属交待。他还是摇了摇头。

中午时分,就在“老土”做完宣传收拾摊子时,那个老人忽然提来热气腾腾的炒粉请他吃。老人的用意再明显不过了,还是要跟着“老土”做志愿者。闻着喷香的炒粉,“老土”不知该说什么好,他无法拒绝老人的诚意。见“老土”吃完炒粉,老人告诉他,自己名叫陆家汉。

后来,“老土”又收下两个志愿者:一个是刚从正处级岗位上退下来的公务员,干过副县长;一个是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的研究生,当过律师。

2009年6月的一天,四个人来到上海一家农贸市场。早晨6点多钟,“老土”刚刚支起摊子,一个商贩模样的人过来轰他:“走!走!谁让你们在这里搞活动的!”见“老土”不走,那个人一把掀翻“百姓餐桌”,接着又拆展板。“老土”急忙上前制止,不料挨了重重一拳。这时又过来几个商贩,用脚把展板踩成了碎片。“老土”蹲在地上,半天没有站起来。陆家汉赶到后,劝开那伙人,拍了拍“老土”的肩膀,说:“孩子,站起来!”

勇士也有落泪时……

“老土”和三个志愿者互相鼓励着,又把“大篷车”从上海开到济南。7月2日,正在泉城广场做宣传的“老土”忽然发现妻子出现在面前,毫无思想准备的他被吓了一大跳。原来,这天是妻子规定的“三个月大限”的最后一天。既思念又担心丈夫的妻子匆匆赶到济南,看到丈夫晒得黑黑的,人瘦了一圈,她心疼得流下眼泪。这一次,她没有硬拉“老土”回家,而是陪着丈夫在广场上散发传单。接着,她又陪伴丈夫和三个志愿者来到西安。

在古城,尽管“老土”苦苦求了5天,却仍然没有求到宣传场地。看到丈夫像乞丐似的遭到有关部门白眼,妻子哭了。在她心中,丈夫太傻了,犯不着做这样一件好事。她决定回家。

一个星期后,“老土”接到妻子要求“离婚”的电话,他急忙赶回淮安。这天是7月23日,到家后的“老土”发动所有亲戚朋友来劝妻子。当着众人的面,妻子问他:“那你还往外跑吗?”他回答:“把东三省和天津、北京跑完就不跑了。”他的心里有个目标,那就是,向国家食品安全委员会递交由沿途万人签名的《食品安全调查报告》,并且倡议将5月17日定为全国食品安全日。但是,他没敢说。

10月19日,“老土”跟随妻子出现在民政局离婚登记处。他知道,妻子比谁都爱他,他也深爱妻子。只是,妻子不理解他所做的事情,不想让他受苦、遭罪……

两人在离婚协议上签完字后,妻子替他整了整衣领,叮嘱道:“在外面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别舍不得花钱。不是还有我吗,没钱给我打个电话。”听完妻子的话,他的眼睛湿润了……

走出民政局,一个向左,一个向右。“老土”回过头,深情地看了一眼妻子的背影……

顶:166 踩:145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16 (68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21 (715次打分)
【已经有0人表态】

读者服务|经销商服务 |作者服务|人才招聘|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6 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2031540号-4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署)网出证(京)字第14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47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