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 资讯 >> 期刊导读 >> 农村青年 >> 灾难降临,泣血谎言为孪生儿女开启大学之门

灾难降临,泣血谎言为孪生儿女开启大学之门

来源: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作者:鞠九江 张谷才    2010年12月08日    字体:     浏览:1118

高考不仅是考学生,对于望子成龙的父母来说,高考也是考验他们的战场。一对生育了三个儿女的农村夫妇,就在孪生儿女备战高考时,正在读大学的长女不幸去世。夫妇俩隐瞒不幸的事实真相,藏起割心切肺般的疼痛,用精心编织的爱心谎言激励孪生儿女奋力冲刺——

灾难降临泣血谎言为孪生儿女开启大学之门
 

● 鞠九江  张谷才

2009年4月4日,是我国传统的民间节日清明节。清明节前夕,家住江苏省如皋市搬经镇港桥村23组的陈斌、周正梅夫妇相继收到正在清华大学、江苏大学就读的孪生儿女陈兴、陈丽寄回家的包裹。打开包裹,夫妇俩愣住了,里面装的是白色、黄色千纸鹤手工纸品。陈兴的留言条写道:爸,妈,我能成为清华学子,多亏了你们的爱心谎言,多亏了天堂姐姐“激励”,要不然我早就精神崩溃了,岂能考上清华大学?请爸妈在姐姐坟头代我点燃千纸鹤,并告慰天堂姐姐:陈兴已如愿以偿实现了梦想……陈丽的便条上是一段清秀的字体:爸爸、妈妈,一想起姐姐,我就泪流不止,痛不欲生。高考前,我曾一度失去信心,是“姐”给了我勇气,点燃了我的激情,让我勇往直前,考上了理想的高校。清明节到了,现委托爸妈在姐姐坟前点燃我亲手折成的千纸鹤,以寄托我对她的思念……
陈家孪生兄妹祭祀天堂姐姐,他们考上名牌学校的背后有着怎样的隐情?

贫寒农家,三个儿女个个品学兼优

“叭、叭、叭”,1985年寒冬腊月,一挂鞭炮,两桌酒席,青年小伙子陈斌与如花似玉的农村姑娘周正梅举行了简朴婚礼。陈斌勤劳朴实,为人憨厚,除了种田外,他还常常利用农闲走村串户贩卖苗猪。周正梅勤俭持家,孝敬公婆,里里外外一把手,是邻里公认的“内当家”。婚后第二年,女儿陈培的降临,更增添了家庭的欢乐。夫妇俩相亲相爱,憧憬着通过自己勤劳的双手改变一穷二白的面貌。陈斌系三代单传独子,符合国家照顾生育二胎政策。在陈斌父母再三动员下,1990年12月25日,周正梅在乡医院生下一对龙凤胎。陈斌说,男孩要兴旺发达,女孩要美丽漂亮,就叫陈兴、陈丽吧!

上有年老体弱的父母,下有呀呀学语的三个儿女,沉重的家庭负担压得陈斌夫妇喘不过气来,家中常常吃了上顿愁下顿,但不管生活怎么艰苦,他们丝毫没有放松对子女的教育。陈斌注重通过言传身教,启发孩子学会做人的道理;周正梅则循序渐进,着重培养孩子的学习兴趣,鼓励孩子发奋努力,将来做个对社会有用之人。

转眼间,三个孩子都到了上学的年龄。陈培进了村小学,陈兴、陈丽进了幼儿园。当时虽然学费不高,但要供养他们上学却捉襟见肘。情急之下,陈斌将结婚时伯父送给他的一块上海手表卖掉后总算凑齐了学费,三个孩子连蹦带跳进了校园。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生活的艰辛,磨炼了孩子的坚强意志,激发了他们奋发向上的激情。他们在学习上暗暗较劲、相互竞争,他们总企盼通过自己的努力,让爸妈愁眉不展的脸上多一丝笑容。入学后,陈培几乎天天捧回老师奖给的“小红旗”,陈兴、陈丽也毫不示弱,他们每天将老师奖励的“红五星”贴在脸上溜回家,冲着爸爸妈妈大声炫耀。陈兴、陈丽6岁那年,周正梅送他们到村小学报名注册。陈兴说:“妈妈,我会好好学的,长大了做个有本事的人,让你们过上好日子!”陈丽羊角辫一甩不甘落后:“我要跟哥哥比比,看谁得的奖励多。有奖就有钱,有钱就能给爸妈买新衣,还要盖新房!”童言无忌,孩子们的话让周正梅心里热乎乎的。

小学阶段,陈家三儿女不负厚望,每学期期末都会捧回“三好学生”奖状,这些奖状给这个贫困的家庭带来了不少快乐。有一年岁末,村书记来到陈家慰问,见其的墙壁上贴满了奖状又惊又喜:“呵,这些奖状是黄金也换不到的哟,好好培养,三个娃日后一定有出息!”陈斌夫妇笑而不语。

谁料天有不测风云。2000年秋,正在读初三的陈培心情烦躁,时时出现头晕、头痛、心悸、胸闷、无力和失眠等现象,父母为其请医问药未见明显效果。进入高中后,陈培病情加重,常无法到班听课。陈斌夫妇急得团团转,“孩子是我的心头肉,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治好她的病!”周正梅用乞求的眼神望着丈夫。“我来想办法!”陈斌干净利落地回答。此后不久,陈家变卖了值钱的家当后,又借遍了左邻右舍,筹集了部分治疗款。一个冬日的清晨,夫妇俩带着陈培踏上漫漫求医路,北京、上海、南京、武汉等全国有名的医院均留下了他们求医的足迹。每次求医,去时总希望出现奇迹,心劲牵着脚劲,走得又快又急,而当医生无奈地摇摇头时,他们的心几乎碎了,回旅馆的路变得又远又长。几年下来,他们为给陈培看病欠下了近10万元债务。而更让陈斌夫妇心痛的是,求医期间,陈培总是书不离手,她克服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每天有计划有步骤复习功课,疼痛常使她大汗淋漓、牙齿咬得咯咯响,可她就是不肯放下课本。一分耕耘一分收获,2004年高考,陈培取得618分的好成绩,超过了北京大学的录取分数线,因身体欠佳,便于家人照应,填写志愿时,她选择了南京的河海大学。9月初,陈培喜入高校。

就在父母竭尽全力四处奔波为陈培治病期间,正在读初中的陈兴、陈丽约法三章:不增加家庭负担;自己挣钱上学;考上全市最好的重点高中。整个初中阶段,孪生兄妹靠勤工俭学解决了全部学杂费。2005年6月,全市中考揭榜,陈兴、陈丽均以高分喜录全国重点示范高中——江苏如皋中学。陈斌夫妇疲惫不堪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祸从天降,爱心谎言是这样诞生的

经专家诊断,陈培患的是抑郁症。此病系精神科自杀率最高的疾病,目前医学界尚无有效根治的方法。“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百分之百的努力!”至陈培读大学四年级时,家庭已为她花去近20万元医疗费。巨额债务像一座大山压得陈家摇摇欲坠,陈斌与妻子咬紧牙关,坚信阳光总在风雨后。

2008年春节过后,陈兴、陈丽入校后全身心投入高考复习,而陈培则因病复发请假在家休息。2月24日(农历正月十八)是个阴雨绵绵的日子,本来这一天,陈斌安排妻子到陈兴、陈丽就读的学校陪读(为便于孩子集中精力学习,陈斌在他们就读学校附近租了一间房,由妻子照料其饮食起居生活),想不到意外发生了。上午10时许,夫妇俩收拾生活用品时发现陈培的房门迟迟没有打开,不祥之兆让他们傻了眼。周正梅连连敲门,无人答应,陈斌急出一身汗,“嗵”地一脚踢开了房门。夫妇俩发疯似的扑倒在女儿床头,而此时的陈培全身已经冰凉。陈斌捶胸顿足,周正梅一下子瘫软在地上……许久,陈斌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他赶紧扶起妻子说:“不能这样,我们要坚强面对,还有两个正在迎接高考的孩子呀!”可周正梅说什么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她失态地嚎啕大哭,涕泗滂沱。“多好的闺女,打着灯笼都难找呀!”此时此景,闻讯赶来的乡亲们惋惜不已,他们不停地劝说安慰陈斌夫妇。在陈培床头,陈斌发现了女儿留下的遗书:

亲爱的爸妈,可爱的弟妹:

当你们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进入另一个世界。

我虽出生在贫寒之家,但我为拥有一个充满温暖、积极向上的和谐家庭而感到自豪和骄傲。作为家中的长女,我是个好强上进的人,可这些年来,由于病魔缠身,苦了爸妈,连累了弟妹,拖垮了家庭,我很内疚,痛不忍生。我觉得自己活在世上是个累赘,我走了,对家庭是个解脱,所以选择了这条不归之路。

爸、妈,请原谅我的不告而别,你们的养育之恩,待我转世后倾力相报。请务必叮嘱弟妹:一定要进入高校深造,学到一技之长,将来才有立足之地。高考揭榜前,请不要将我的不幸告诉弟妹,以免他们过度伤心而误了前程。

兴、丽,我的骨肉兄妹,好好努力,你们会成功的,代我为父母尽孝,九泉之下的姐姐会为你们祈祷的!

陈培绝笔

二OO八年二月二十四日凌晨四时

看完遗书,陈斌一下子奔出屋外,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簌簌而下。在场的乡亲们也都备感伤心。

“高考在即,要理智,不能顾此失彼呀!”村书记提醒道,“家中的不幸要守口如瓶,不能给那两个复习迎考的孩子带来伤害,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纸包不住火,他们姐、兄、妹三人关系密切,在家时形影不离,同睡一张床,这么大的事能瞒过他们吗?”周正梅双眼哭得像红葡萄,她回过神来自言自语:“这咋办哩?”

“别无选择,只能用谎言搪塞!”陈斌强打起精神,恳求在场的乡亲们保守秘密,让孪生儿女顺利通过高考。

“我们会保密的,只要不伤害两个孩子,叫我们做什么都行!”乡亲们纷纷表态。

第二天一大早,数十名乡亲自发来到陈家帮助料理丧事,并赶在天亮前,将陈培的尸体运至殡仪馆火化。陈家暂时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天衣无缝,谎言闯过了一关又一关

爱女的失去,令陈斌夫妇像割心切肺一样痛苦。“尽快去学校陪读,每天笑容满面伺候两个孩子,要不然,他们会看出破绽的。”陈斌一次又一次劝说妻子。

周正梅虽答应陪读,但仍忧心如焚:“可我不是演员啊,心在滴血,还要强装笑脸,再说我从不说谎,说谎会红脸的。”

“要有信心,为了两个孩子的前程,你会演好戏的。”陈斌不断打消她的顾虑:“再说还有我哩,今天我陪你去。”

2月26日上午,久违了的太阳穿过云层露出笑脸。陈斌、周正梅换上平时很少穿的新装进了城。他们先将承租房内打扫干净,然后又忙好了午饭。“走,上街转转。”看看还有时间,陈斌拉着妻子一起上了街。在一家家用电器超市,陈斌选购了一台收音机对妻说:“听听戏剧、小品、相声,给孩子创造一个轻松愉快的环境。”“这倒也是!”周正梅对丈夫的周密安排甚是佩服。

“当、当、当”,放学铃声响了,近千名学生像潮水一般涌出学校大门。陈斌夫妇踮着脚在茫茫人流中寻找自己的骨肉。“爸—妈—在这儿呢!”陈丽挤出人群冲向妈妈。周正梅一把搂住女儿,陈丽给了妈一个吻。随后,陈兴也来到了身边。一家人有说有笑离开了校园。

“妈,你眼睛怎么了?”吃午饭时,细心的陈丽发现妈妈双眼又红又肿。周正梅两耳一红,心跳加快,一时无言以对。“是角膜炎,点了眼药水,比昨天好多了。”陈斌解了围。

“姐姐怎么样了?去学校了吗?”陈兴边吃边问,并承诺:“等我有了钱,请国外最好的医生,我就不信治不好姐姐的病。”

“是这样的,上周你姐头痛,向学校请了假,前天挂了水后疼痛明显减轻,昨天啊,她执意去了学校。”毕竟陈斌做过生意,善于言辞,“听你姐说,有家外资企业要来学校招聘人才,面试合格后还要封闭式培训,据说以后还有出国学习的机会。”

“出国学习,机会难得,知识学多了,视野开阔了,姐姐不愁没有用武之地,倒是她能不能被录用?”陈兴谈起出国学习很感兴趣,“以后啊,我还要出国留学哩!”

“好男儿志在四方,你一定会的!”周正梅紧张的心理渐渐平缓,便顺水推舟说道。

“要不,我晚上给姐姐打个电话,提醒她千万不要错过机会。”正谈得投机时,陈丽节外生枝给父母出了难题。

“哦,前天你姐的手机掉进脸盆,浸了水,她说带到南京去修理,你们就过几天与她联系吧!”周正梅用谎言搪塞后脸上火辣辣的。

近半个小时的午餐,一家人围坐桌前边吃边聊,谎言未露出半点破绽。陈斌夫妇暗暗捏了一把汗。

“万事开头难,今天的谎言有了好的开局,谎言至少还要延续105天,直到高考结束。”待陈兴、陈丽回校后,陈斌夫妇相互鼓励,并酝酿着下一步的谎言计划:“我们的谎言要天衣无缝,万不可掉以轻心,成功在此一举啊……”

谎言无敌,孪生兄妹插上腾飞翅膀

“妈,姐的手机打不通呀,真着急。”3天后,下晚自休回来的陈丽将讲义夹扔在床头唉声叹气。

“急什么,姐姐到校后总有要紧事情要处理的,修手机一定是耽搁了。”周正梅将两碗热气腾腾的饺子端上桌微笑着说,“你们现在呀就像农村大忙,收麦如救火,分秒必争啊。古语说得好: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你俩千万别走神。你姐嘛,她会跟家里联系的。”

母亲入情入理的一席话给了两个孩子不小的启发。陈丽抿嘴一笑:“妈真会开导人!”陈兴说:“我们会加倍努力的!”

又一周过去了,陈培还是没有音讯,陈兴也显得不耐烦了。周正梅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是的,苦水“泡”出的三个娃,他们的感情太深了。周正梅与丈夫一合计,决定主动出击,用手机短信与两个孩子联系,周正梅陪读这边用陈斌的手机,而在家中的陈斌则使用陈培留下的手机。

“姐姐来短信了!”一个星期六的晚上,陈兴、陈丽下晚自休回来,周正梅喜笑颜开地拿出手机说:“为了便于你们与姐姐联系,你爸的手机放在这儿了。”陈兴迫不及待地打开手机,陈丽则趴在哥的背上争相先睹为快。手机显示屏上出现一段亮丽的短信:“兴、丽,好久未联系,姐想你们。姐被一家外资企业录用,眼前正进入为期四个月的封闭式岗前培训。培训期内,手机通话受到严格限制,每周周六22时至23时可与我联系,以发短信为主!”

“快回短信,为姐祝贺!”兄妹俩高兴得手舞足蹈。陈兴当即回复短信。

陈斌收到两个孩子发来的短信心如刀绞,声泪俱下:“兴、丽,请原谅爸妈的谎言,我们是不得而为之啊!”片刻,他镇定下来,字斟句酌,以陈培的身份回复短信:“姐被录用是幸运的,但姐付出的艰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你俩一贯优秀,是陈家的骄傲。高考在即,望你们瞄准目标,奋力冲刺,不达目标不回头!”

“姐,你一直是我俩的榜样。高考决定人生和家庭命运,我们懂得它的分量。请姐多保重,按时服药,笑对人生。”当晚,陈兴、陈丽与“姐姐”互发5次短信后仍毫无睡意,凌晨钟声敲响后,两人又做了一套高考模拟试题。

一个月后,陈丽的情绪有了微妙变化。一日午餐后,陈丽与陈兴窃窃私语:“哥,你比我强,准能考上重点高校,我英语学得不踏实,总怕考不好,无颜面对父母,我现在是度日如年哪!”

“别想那么多了,你能行!昨天考数学,你还比我高了3分哩。”陈兴是实验班上的佼佼者,陈丽虽尽了不少努力,在班上总在30名左右徘徊。“我们彼此都不能掉队!”陈兴尽一切努力帮助和鼓励妹妹。

女儿有思想负担,必须及时开导。善于察言观色的周正梅将陈丽的细微变化及时转告了丈夫。又一个星期六的晚上,“陈培”发来短信了解弟妹学习情况,陈丽如实倾吐自己的心态:“姐,如果我考不上大学,就到国外去打工,一年能挣10多万元。有钱就能改变家庭状况,就能过上好日子。”

陈斌看了短信后回复:“丽,你一向勤劳孝顺,令姐佩服。打工挣钱只是眼前利益,要知道,无高等文凭和过硬功底,岂能获得长远收益?人生道路漫长,相信妹妹不是个鼠目寸光的人!”

“姐姐”的短信让陈丽脸上火辣辣的,她内疚地回复:“好姐姐,我听你的!”

“姐姐”的激励,使孪生兄妹如虎添翼,一种前所未有的动力激发他们披荆斩棘,一往无前冲向成功彼岸。在数次模拟考试中,陈兴各门成绩一直处于实验班领先地位,陈丽稳扎稳打,步步为营,成绩直线上升,由班上的中等水平移至前10名。陈斌夫妇看在眼里喜在心头。

高考前三天,陈兴、陈丽又收到“姐姐”发来的短信:“轻装上阵,水到渠成。收起课本,好好玩个够!”兄妹俩下棋、玩牌、看电影、观球赛、打羽毛球,痛痛快快玩了三天。高考时,孪生兄妹沉着应战,超常发挥,轻轻松松答完题。

如梦初醒,入学通知书告慰天堂姐姐

上大学需花不少钱,为减轻家庭负担,高考一结束,陈兴、陈丽便全身心地做起家教,半个月挣了近2000元。6月26日,高考揭晓,陈兴以433分高分夺得如皋市高考状元,陈丽考的文科稍有逊色,但仍取得了387分的高分,兄妹俩笑得合不拢嘴,而一旁的母亲却暗暗流泪。“妈,怎么了?”陈兴摸不着头脑。“妈为你们高兴哩!”周正梅擦去泪水。当日,兄妹俩即发短信向“姐姐”通报了喜讯。

“纸包不住火,该摊牌了!”陈斌夫妇决定将家中的不幸告诉两个孩子,却迟迟难以启齿。当天下午,市教育局、镇人民政府、村民委员会、如皋中学领导纷纷来到陈家祝贺,南通电视台、如皋电视台相继赶来采访,左邻右舍的乡亲们将陈家围得水泄不通,可谁也不愿道出真情,总怕伤害了两个孩子。

“陈兴、陈丽,你们高考取得辉煌成绩,为家乡人民争了光,为我们如皋中学添了彩,我代表如皋中学全体师生向你们祝贺!”如皋中学校长左伯华祝贺后话锋一转:“你们兄妹是勇敢坚强的强者,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不管受到何种打击,你们总能坚强地挺住、理智地对待,就在……”

“兴—丽—,你们姐姐正月十八就走了,爸妈用谎言骗了你们呀,爸妈对不住你们哪!”校长的话还未说完,周正梅再也控制不住感情声泪俱下。

“爸—,妈—”陈兴、陈丽扑倒在爸妈怀中。此时此刻,屋内的空气几乎凝住了,所有在场人抽泣不断,泪水飞洒。许久,体会到父母的良苦用心之后,陈兴和陈丽原谅了父母的“爱心谎言”。

2008年8月18日,陈兴、陈丽同时接到清华大学、江苏大学录取通知书,陈兴被清华大学数学系录取(录取实验班,全国仅招了60名),陈丽被江苏大学日语系录为新生。当日,孪生兄妹手捧录取通知书缓步来到姐姐坟前,他们用成功告慰了天堂姐姐……

陈家孪生儿女喜录名牌学校,消息像长了翅膀一下子传遍了全村,乡亲们羡慕不已,而陈家人面对12900元入校费傻了眼。家庭已是债台高筑,着实无法解决。兄妹俩几经周折,终于通过高校绿色通道贷了款,总算解决了第一学年的学习费用。

人生道路漫长,祸福不可预测,但爱心能为理想插上飞翔的翅膀。如今,兄妹俩的学业都有进步,正在各自的学校努力学习。笔者相信会有更多的好心人关注这个家庭,帮助这对孪生兄妹完成大学学业。让我们为他们祈福吧!

顶:154 踩:166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31 (72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31 (724次打分)
【已经有0人表态】

读者服务|经销商服务 |作者服务|人才招聘|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6 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2031540号-4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署)网出证(京)字第14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47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