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 资讯 >> 期刊导读 >> 农村青年 >> 麻山奇迹:贫困兄弟携手人生突围

麻山奇迹:贫困兄弟携手人生突围

来源: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作者:清风    2010年12月08日    字体:     浏览:1118

2009年9月1日,贵州大学一位特殊的大龄毕业生,成为令人羡慕的中学教师。他叫赖晓官,是贵州麻山的一条汉子,因为穷,上高中时他封存了自己上大学的梦想,捡破烂、做苦力,不娶媳妇,供弟弟上大学,让弟弟率先敲开梦想之门。弟弟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又全力支持他上大学……十余年来,两兄弟深情互助,终于冲出麻山,实现了人生突围!

麻山苍茫,阻断兄弟的梦想

哥哥耍心眼“抓阄”定前程

麻山是贵州最穷的山区,包括望谟、紫云、罗甸三个县的27个乡镇。这里山高坡陡,属岩溶喀斯特山区一座连着一座的麻黑石山,不仅阻断了村民出山的路,而且山上一个个不足一尺见方的石窝地里长出的玉米棒也只有拇指般大,村民守着穷山注定受穷,村民几乎家家缺粮。

今年39岁的赖晓官和36岁的弟弟赖官荣两兄弟就出生在麻山深处的紫云县板当镇青山村。父母都是农民,祖祖辈辈一直困守在麻山里,从未走出过大山。只上过小学三年级的父亲有一个心愿:砸锅卖铁也要送孩子上学!让他们闯出麻山!

这何止是赖晓官父亲一人的心愿,在麻山做父母的谁不想让自己的孩子走出麻山?可是,穷,连肚子都填不饱,孩子初中未毕业就失学,解放以来,未出过一名大学生。所有父母的心愿都被贫困给砸碎了。

1990年秋天,赖晓官初中毕业考上高中,弟弟赖官荣也小学毕业升入了初中。两兄弟都上中学,一开学入学费用就是近千元,而家里四壁透风,只有几麻袋糊口的玉米,就算全卖了,也凑不足兄弟俩的学费!

一夜夜,父亲坐在门前冰冷的石头上,一袋接着一袋地抽着叶子烟,望着麻黑的大山发愣……赖晓官悄悄来到父亲身边,小声地对父亲说:“爸,回屋休息吧!我不上高中了,让官荣上学,全家保一个上学应该不成问题!”父亲木然地摇头,父亲不甘心,却又无助。第二天,父亲把刚收成的几百斤玉米卖了,又把视为全家命根子用来耕地的那头牯牛卖了,终于凑足了赖晓官两兄弟的上学费用。

去学校报名的那天早晨,赖晓官兄弟从父亲手中接过那叠散发着父亲体温的钱,两兄弟不禁哽咽:“爸,粮卖了,牛也卖了,今后的日子咋过呀?这学还是不上了吧!”父亲头一歪,咬牙说:“没出息,你们把书念好,比什么都强!”去学校的路上,赖晓官郑重地对弟弟说:“老爸把全部家当都押在我们身上了,我们可不能让老爸失望!”赖官荣点头说:“是呀,我们得给老爸争气!”

赖家两兄弟上学去了,其父亲就到附近的一家石厂打工,艰难地支撑着两个儿子上学。赖晓官和赖官荣学习很用功,两人的成绩在班上都是前五名,他们心中都揣着相同的梦想:上大学!实现贫困突围!为村里的孩子们走出麻山开个先河!

家里穷,尽管上了初中,但兄弟俩每人只有一套劳动布的旧衣裤,没有换洗的衣服,实在太脏了只能趁晚上脱下来洗洗,第二天晒到半干就穿回身上去;家里没有书桌,兄弟俩就伏在小板凳上做功课;山里不通电,晚上他们写作业时,从石厂做苦力回来的父亲,提着一盏昏暗的小油灯坐在他们身旁,给他们照明,遇到风雨之夜,呼啸的山风掀开篱笆,直往屋里钻,尽管父亲用手护着油灯,可是油灯还是常常被山风刮灭……

1992年秋天,赖晓官好不容易升入紫云县民族中学高三,弟弟赖官荣也升入了初二,兄弟俩各自向自己的目标发起冲刺。谁知开学在即,一场预想不到的厄运却将他们兄弟俩的求学路给砸断了。

这天是8月17日,赖晓官的父亲一大早就到石厂开采石头,因为赖晓官兄弟的上学费用还有几百元的缺口,这些天父亲都早出晚归,希望多采点石头多挣些钱。谁知,这天傍晚,石厂的工人都收工了,赖父还在用钢钎撬石头,因用力过猛,钢钎猛地打滑,他扑倒在地,一大堆撬开的石头砸在他的大腿上……

赖父被工友送到镇医院却不肯接受治疗,他挣扎着嚷嚷:“抬我回去,把钱花了,我两个儿子怎么上学!”放学回家的赖晓官闻讯后,和弟弟匆匆赶到医院,双双跪在父亲的面前:“爸,您要是不治腿伤,这书我们也不念了!”父亲这才勉强同意进手术室。

赖父伤得很重,右腿粉碎性骨折,躺在病床上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康复,就算康复了也干不了采石等重活了。父亲躺在医院里,还需要钱继续治疗,母亲常年身体虚弱,做不了农活,眼下必须有人来当家里的顶梁柱。

秋季开学在即,那天中午,赖晓官把弟弟叫到医院外面的凉亭里,掏出仅有的300多元钱塞给弟弟,说:“你明天去上学吧!老爸就交给我!”赖官荣把钱推了回去:“大哥,你只有一年就可考大学了,你不上学太可惜了,你去上学吧,我才上初二,离考大学还远着呢,加上我比你小,以后上学的机会比你多。”

弟弟的话有道理,可是作为哥哥赖晓官怎么也不忍心让十五岁的弟弟失学,他拉着弟弟的手,用毫无商量的口气说:“我是大哥,现在爸爸受伤了,撑起这个家是我的责任,你还小,你担得起吗?你明天就去上学!”谁知,赖官荣不领哥哥的情,一甩手,很不高兴地说: “我不同意!我十五岁,也可以照顾爸爸!”

赖晓官觉得这样争执下去也不是办法,突然想起小时候常和弟弟玩的游戏,便提出用“剪刀、石头、布”决定谁上学。赖官荣想了想同意了。两人商量,决定进行11次较量,胜出6次者最终胜出,胜出的就不去上学。

“剪刀、石头、布——”兄弟俩同时轻轻地喊着口令进行比赛。每出一次,负者都要喝口水,要抹一把汗,经过10分钟的较量,赖晓官以7∶4胜出。赖晓官未来得及恭喜弟弟,赖官荣却反悔了,很不高兴地对哥哥说:“这不公平,玩这种游戏我小时候就玩不过你,这种决定不算数。”赖晓官问:“那你说,怎样决定?”

赖官荣抓了抓头皮,突然想起了平日里体育比赛里面用抽签的方式决定比赛顺序的方法,于是他提出用这种“抓阄”的形式来决定他和哥哥谁上学。他说:“我们抓阄,这绝对公平!”赖晓官点了点头。

为了自己能够取胜,多了个心眼的赖晓官在两个纸团上都写上了“上”字,然后让弟弟先抓。赖官荣随手抓了一个纸团,双手颤抖地打开,赖晓官把头探过去,纸上清晰地写着一个“上”字,赖官荣的眼里顿时噙满了泪水,赖官荣还是“输”了。趁此机会,赖晓官将另一个没有打开的纸团扔进了垃圾桶,不停地“安慰”和激励弟弟:“小荣,这是天意,你就认了吧!赶紧去准备,明天就去上学。”

兄弟俩在“抓阄”前就定下协议:“不论胜败,谁也不许反悔。”赖官荣心里非常沉重,他紧紧握着哥哥的手说:“哥,我一定努力,一定不让你和爸爸妈妈失望!”赖晓官拍了拍弟弟的肩膀说:“这就对了,这才是我的好弟弟!”

一路打拼,哥哥不娶媳妇,

再苦再累也要供弟弟上大学

    按照“抓阄”的约定,1992年9月1日,赖官荣背着书包上学去了,赖晓官则离开心爱的课堂担起养家糊口的重担。得知两兄弟“抓阄”定前程后,父亲无奈地说:“你们两兄弟,要是都能上学,多好呀!”望着父亲痛苦的样子,赖晓官安慰父亲说:“爸,想开点,只要能保住一个上大学,咱家也还有希望!”父亲点着头,不禁老泪横流。

在赖晓官的悉心护理下,半年之后父亲的腿伤渐渐地治愈了,生活已能勉强自理,但不能干重活,全家的生计还得靠赖晓官。为此,他除了耕种家里承包的四五亩瘦田薄土外,农闲时还到村里的砖厂打工,干烧土砖的苦力活,为弟弟积攒上学的费用。

1994年赖官荣中考,以全镇第六名的成绩考取了他一直向往的省级重点中学安顺二中。弟弟到离家百余里的安顺上高中,费用成倍的增长,每年学费加生活费需要近万元,赖晓官农闲烧土砖的微薄收入已经不能供弟弟上学了,他必须另找挣钱的门路。

听说到十几里外的箐山挖煤,每天有几十元的收入,赖晓官没有多想,卷起行李就爬上海拔1800多米的箐山。这里都是一些私营小煤窑,煤窑高度不到一米,下井要半躬着身子爬进去,坐在冰冷潮湿的地上,侧着身子,双手挥动着铁镐,一点一点地将煤开挖出来,然后将煤装在竹编的煤船里,捞起系在煤船上的绳索套在双肩上,再匍匐着使劲把煤拉出洞口。

赖晓官已是20岁的小伙子,长得也还结实,不用他求情,就被一家煤矿收下了。第一天下井,由于没有井下作业经验,加上未干过这种苦力活,一天下来,他不仅成了“黑人”,而且双手打起了血泡、双脚被煤块划了好几条口子,臂膀也被煤船的绳索勒得红肿……他退缩了,可是想到每天有四五十元的收入,他还是咬牙坚持。

从小在苦难中磨砺的赖晓官,干了一段时间后渐渐地适应了,吃苦他不怕,最令他心悸的是井下不太安全。小煤窑安全设施跟不上,不时发生塌方、瓦斯爆炸等安全事故,每隔十天半月,矿区就会有工友遇难。他每次下井都心惊胆战,下去了不知还能不能上来,可是为了挣钱,为了圆弟弟的大学梦,他还是硬着头皮下去,每天平安升井时,他都会默默地为自己庆幸!

为不让家人担心,赖晓官对父母总是撒谎说:“我不进洞,只在洞外打杂,不危险。”他每月给弟弟寄钱,附上一封简短的信说:“哥哥上箐山给煤老板过磅,既安全又不累,每月还有一千多元的收入,供你上学一点问题都没有,你安心念书吧,别忘了,考大学是咱哥俩的梦想啊!”

哥哥的鼓励成了赖官荣学习的动力,他的学习成绩在班上一路领先,只要这样发展下去,考大学完全没问题。谁知,一件预想不到的事,却将这一切改变了。1995年腊月的一天下午,赖晓官匍匐着拖着一船煤朝洞口艰难迈步,突然听到“轰隆”的一声响,一大块煤正砸在他的臀部上,他顿时趴在地上动弹不得。工友赶来将石块搬开,才将他救了出来。

赖晓官因此卧病在床,无论他怎么劝说,弟弟也不肯去上学,赖官荣守在他身边对他说:“挖煤这么危险,我不上学了,以后你不用冒险了。”弟弟的辍学,让哥哥赖晓官既难过又愧疚。

五个月后,赖晓官渐渐康复了,可是弟弟还是不愿重返课堂,弟弟担心自己前脚跨进学校,哥哥后脚就跨进煤窑,尽管哥哥已拍胸脯表态不去挖煤,但赖官荣还是不信,因为在山里,除了去挖煤,几乎没有挣钱的门路了,哥哥又能上哪挣钱供自己上学呢?

哥哥为自己付出的实在太多了,为了不拖累哥哥,赖官荣暗自做出一个决定:外出打工,挣到学费后,再回来上学!1996年8月,秋季开学在即,原本应该上高三的赖官荣,却背着哥哥跑到广东打工。谁知,不谙世事的赖官荣,不幸落入一家黑厂,干了一年一分钱工资也没得到。

逃出黑厂后,赖官荣找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工作也未找到,最后只有到一家加工厂当保安,白天看门,夜里还要巡视防贼,24小时连轴转,人累得散了架,每月却只有200多元的工钱。那些日子,他真切地体会到了哥哥打工供他上学的不易,他更加坚定了挣不到学费就不回家的念头。

1998年8月,赖晓官看弟弟离家两年了还不回去,担心这样下去,他们兄弟俩曾经的梦想就要破灭,便跑到广东东莞,找到了当保安的弟弟,在他的苦心劝说下,这年9月,赖官荣回家重拾大学之梦,坐在了紫云县民族中学高二的教室里。为供弟弟上学,赖晓官留在广东打工。

在哥哥的资助下,赖官荣终于完成了高中学业,2000年7月参加高考,考取了贵州民族学院英语系。赖晓官取出打工积攒下来的所有积蓄,将弟弟送进了水墨画般的大学校园。

这些年,为供弟弟上学,赖晓官只顾埋头拼命打工,错过了爱情季节,转眼他已是29岁的大龄青年了,在村里像他这样的年龄,早当爸爸了,而他还是单身汉,父母都为他着急。父亲伤感地对他说:“你老大不小了,现在你弟弟上大学了,你存点钱也该找个人成家了!”

其实,早在四年前赖晓官就恋爱了,那时他在县城打工,好不容易积攒了一笔钱,准备用于结婚,可是弟弟刚上高中没钱报名,他便把准备结婚的钱挪用了,女友一气之下,离他而去了。往后,他把自己的情感封存起来,不敢再涉足爱河。此时,父亲这番沉重的话勾起了他内心的无尽伤感。

弟弟上大学去了,为离家近一些方便照顾老人,又能挣钱供弟弟上大学,赖晓官离开了广东,来到贵阳的一家钢铁厂打工,继续供弟弟上大学。

2002年春天,赖晓官与在附近制衣厂打工的江建梅相爱了,江建梅虽然小他5岁,但也是27岁的大龄姑娘了,看赖晓官一直没有结婚的念头,她便催赖晓官结婚,可是赖晓官却非要等弟弟大学毕业后才结婚,两人为此僵持不下,最后不欢而散。

赖官荣知道后找到哥哥,哽咽着说:“哥,你为什么这样傻,为了我上学,你把这么好的姑娘放走了,你快去给她认个错,答应和她结婚!重新和好!”赖晓官平静地开导弟弟:“结婚把钱花了,你怎么上大学呀!你不能半途而废!你这是在实现我们全家人的梦想呀!我就算不结婚,也要供你上大学!”赖官荣无奈地摇头,泪水滂沱而下……

一个周末,赖官荣到钢厂看望哥哥,哥哥正在生产车间作业,40多摄氏度的高温蒸得他大汗淋漓,他独自一人将近300公斤重的钢铁送到高温炉里……望着哥哥如此辛劳,赖官荣心里感到隐隐的痛。当他从哥哥工友那里打听到哥哥每天只有11元钱的收入时,他终于体会到了哥哥不结婚的苦衷。

赖官荣流着泪回到学院,利用课余时间做了两份家教,希望尽可能减轻哥哥的负担。2004年7月,赖官荣终于大学毕业,分配到紫云县民族中学担任英语教师,为他操劳了十余年的哥哥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从钢铁厂辞工回到了老家。

 弟弟报恩,让哥哥重拾梦想,

兄弟深情互助实现人生突围

    有个疑团十多年来一直压在赖官荣的心底:当年“抓阄”,为什么自己的运气这么好?哥哥为什么让自己先抓?而哥哥抓的阄为什么不让自己看?哥哥是不是做了手脚?要去紫云民族中学报到的前一天晚上,赖官荣来到哥哥的房间,非要让哥哥解释这些疑团不可。

见弟弟重提“往事”,而且那么认真,赖晓官考虑到弟弟已大学毕业了,一切都成了定局,便将“抓阄”的真相告诉了弟弟。赖官荣得知哥哥当年“抓阄”果真做了手脚时,抱着哥哥不禁号啕大哭:“哥呀,你为什么这样做呀?这太不公平了!是我剥夺了你上大学的权利呀!”

赖晓官安慰弟弟说:“小荣,我是哥就应该承担起家庭责任,哥供你上学这是应该的,当时只能保住一个上学,当哥的哪能让弟弟失学呀!你现在大学毕业了,是咱村第一个大学生,我们的梦想实现了,哥哥也心满意足了!”

赖官荣止住了哭声,对哥哥说:“哥,你是因为我而放弃上大学的,现在我就要参加工作了,就要领工资了,你重新上高中考大学吧,由我来供你!这样我们哥俩的梦想都能实现。”赖晓官摇了摇头说:“我都33岁了,还考什么大学呀?只要你有出息,哥就高兴了。”“国家放宽了对高考报名的年龄限制,33岁算什么呀,去年高考还有50多岁的人考大学呢!哥,你不能放弃!不然我会一辈子不安的。”

在赖官荣的竭力劝说下,赖晓官终于答应去补习高中。2004年9月,赖晓官坐在了紫云县民族中学高三补习班的教室里。重返校园,赖晓官兴奋得整夜睡不着,仿佛又回到了十年前的快乐时光。但他马上发现,他过去学的知识几乎都淡忘了。第一次测验,他平均分只考了30多分,108人的补习班,他排在105名,心里十分着急。“你荒废了11年,哪能这么快跟上?不要急。”弟弟给他打气。

往后,赖晓官成了班上最刻苦的学生。每天清晨5点,他就起来看书,上厕所还在背英语单词。上课时他总坐在最前排,一有不懂的问题就请教老师、同学。第一个学期期末考试,他的名次上升到了32名。

转眼到了2005年高考。6月7日,赖官荣将哥哥送到考场外,赖晓官自信地步入了考场,向十多年前的梦想发起冲刺。往后的每一场考试,弟弟总是送他进考场,然后在考场外给他加油鼓劲。赖晓官每次走出考场,弟弟便迎上来拥抱着他,一股暖流顿时涌遍全身。赖官荣从哥哥脸上盈盈的笑意中,便知道哥哥发挥得不错。

接下来填报志愿时,赖晓官毅然选择了贵州师范大学。他之所以这样选择,首先是因为饱受求学之苦的他渴望今后能当老师,能为贫困山区的教育出一分力;再则师范类院校的收费相对低一些,可减轻弟弟的一点负担,他离实现大学梦想的路也会近一些。

赖晓官果然不负弟弟的重望,6月20日,贵州省公布高考成绩录取分数线,赖晓官以理科528分的成绩超过了一本线。赖官荣得知这一喜讯时,禁不住拥抱着哥哥,热泪盈眶:多年来的夙愿,如今终于实现了!

2005年9月5日,赖官荣将一年来舍不得花掉的工资全部取出,并亲自送哥哥到贵州师范大学报到。临别时,赖官荣紧握着哥哥的手说:“哥,到了我回报你的时候了,你安心念大学吧,学费、生活费全包在我身上,父母我也会照顾好,全家人都等你学成归来。”

赖官荣深知哥哥念四年大学每年的花销至少七八千元,而自己每月的工资只有一千多元,要供哥哥上完大学非常艰难。为此,每月领工资后,他先给哥哥寄去300元生活费,留下200元作为自己和父母的菜钱,剩下的全存起来给哥哥作为学费。

为保证哥哥完成大学学业,四年来赖官荣不给自己添一件新衣,甚至不敢谈恋爱,他决定等哥哥大学毕业后再考虑自己的个人问题,就这样尽力地省,竭尽全力地为哥哥铺平求学的路。

2009年7月,已是38岁的赖晓官终于大学毕业,正赶上安顺市特岗教师招考,他最终凭借优异的成绩成功入选,成为关岭县岗乌中学的一名地理教师。9月1日,赖晓官握着教科书,走上了他梦寐以求的讲台。赖家两兄弟深情互助,终于双双实现了人生突围。

顶:177 踩:158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26 (706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29 (679次打分)
【已经有0人表态】

读者服务|经销商服务 |作者服务|人才招聘|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6 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2031540号-4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署)网出证(京)字第14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47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