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 资讯 >> 期刊导读 >> 农村青年 >> “绑架”自己:女儿为农民工向父亲讨要血汗钱

“绑架”自己:女儿为农民工向父亲讨要血汗钱

来源: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作者:admin    2010年12月08日    字体:     浏览:1121

冯玉蔓,22岁,湖北省襄樊市某学院大二女生。2009年暑假期间,她在帮助一个打工仔的同时,也揭开了父亲拖欠农民工薪水的黑幕。为了让父亲回到良知轨道,她做出一个惊人之举……

“绑架”自己:女儿为农民工向父亲讨要血汗钱

路见不平,挺身而出

2009年暑假,冯玉蔓没有返回恩施老家,而是留在襄樊打工以体验生活。

8月18日上午10点30分左右,正在襄樊火车站前替一家房地产公司发放楼盘广告的她,被不远处的阵阵争吵声吸引。抬头望去,只见一个农民工被另一个背挎包的人揪住不放。她疾步上前,驻足一听,很快就明白那个农民工中圈套了。原来,背挎包的人是个推销照相机和望远镜等商品的贩子,专门向农民工或者进城的乡下人行骗。对于这类人,媒体上早有报道,说他们先是对行人进行纠缠,非要你看一眼商品,然后在把商品交给你“欣赏”时突然“失手”将商品掉在地上,以此为由进行讹诈。

冯玉蔓面前的那个农民工“没接住”的是一台照相机。背挎包的人声称这台照相机价值1000多元钱,大声恫吓那个农民工说,如果不照价赔偿或者买下,他就要找人来“放血”。那个农民工老实巴交的,被吓得一脸苦相,不知所措。

向来心善的冯玉蔓看不下去了。她从小在山区长大,知道农村人过得很苦。尤其是那些进城打工的农民,多是穷得实在过不下去了,才带着全家人的希望、背着被褥出门闯荡。

不能让老实人受欺负!在这个念头驱使下,冯玉蔓挺身而出,拿过那个农民工手里的照相机看了看,发现外壳已经摔坏了。她知道,用来行骗的照相机一般都很廉价,但关键问题不是照相机,而是行骗的人,这种人特别难缠,弄不好那个农民工还真会挨打。她亮明自己的身份,说这件事最好到派出所解决。

背挎包的人听冯玉蔓这样一讲,口气马上软了下来,说自己卖点东西也很不容易,决定把照相机的价钱降到150元。那个农民工开始掏钱了,可翻完所有口袋,只有60元钱。看他急得额头上冒出密密麻麻的汗珠,样子实在可怜,冯玉蔓就从自己的钱包里拿出150元钱替他“赔”给背挎包的人。

事后,那个农民工执意要把手里攥着的60元钱“还给”冯玉蔓。冯玉蔓微笑着把他的手推开了,说:“别客气,就算我花钱给你买个教训,以后可千万不要再上当了!”那个农民工感动的不得了,似乎有很多话要对冯玉蔓讲。几句交谈之后,冯玉蔓发现那个农民工的口音和自己的很接近,再一打听,原来对方竟是恩施老乡。

老乡见老乡,两人感觉亲近了不少。对方叫王建刚,20多岁,面色憔悴,又黑又瘦,身上穿的一件破旧汗衫似乎很久没有洗过,透出一股酸臭味。冯玉蔓关心地询问他到火车站来做什么,王建刚表示想找趟票价最便宜的火车或者汽车回老家。他告诉冯玉蔓,自己曾给一个老板打工,不料辛辛苦苦干完活之后,老板卷了钱逃跑了。眼看苦力白出了,他和同伴四处寻找老板。可茫茫人海,上哪里去才能找到呢?无奈之下,大家决定各自返回老家,说如果再拖延下去,恐怕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了。

听完王建刚的话,冯玉蔓感到肺都要气炸了。她向王建刚打听那个老板的名字,说兴许自己能帮得上忙。王建刚说老板叫冯仕勇,也是恩施人。

冯玉蔓吓了一跳:老板叫冯仕勇?怎么和父亲同名?难道王建刚的老板就是自己的亲爹?冯玉蔓顿时傻了眼。

为父羞愧,夜难成眠

在冯玉蔓的追问下,王建刚结结巴巴讲起自己的打工经历。原来,一年前,他和十多个恩施老乡通过熟人介绍到襄樊市襄城区的一个建筑工地干活。这个建筑工地是冯仕勇承包的。在一年多时间里,冯仕勇一直哄大家,说因为资金紧张,实在发不出工资,谁要用钱时可以向他预支一点儿。2009年5月,工程结束。正当大家等着结算工资时,却发现冯仕勇跑了,卷走了大家的工钱。王建刚说,大家给冯仕勇打手机,但打不通,他的手机已经停掉了。民工们又气又急,去向律师咨询。律师说,他们既没签劳动合同,做的又是个体工程,并且找不到当事人,就是判了也无法执行。即使能够执行回来,那点钱落到每个人头上,交了打官司的费用以后剩不下多少。

大家见讨钱无望,又无其他办法,只好哑巴吃黄连,准备买车票返回老家。

听完王建刚的叙述,冯玉蔓忽然想起6月底的时候,她曾接到父亲打来的电话,说自己去海口了,还换了新的手机号。难道欺骗农民工的老板真的是父亲?冯玉蔓仍然不敢相信,继续问王建刚:“那个老板欠了你们多少钱?”王建刚回答:“欠每人8000多块呢!”见王建刚的眼圈红了起来,冯玉蔓心里十分难受,赶紧换个话题,问起王建刚的家庭情况。

王建刚的家在恩施一个偏僻的山乡里。2008年4月,读高二的他尽管学习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但由于交不起学费和生活费,不得不含泪辍学。当时,正赶上冯仕勇派人到他们那儿招工,他毫不犹豫地报了名,希望通过打工挣钱继续上学。在到襄樊工地以后的一年多时间里,他从来没有向老板预支过一分钱,原因很简单,他放在老板那儿的是返回学校读书的钱,是他未来的希望。从老家带到工地的一管牙膏,他居然用了大半年。由于身体瘦弱,他干活时吃尽苦头。2008年7月中旬,他在烈日下咬牙坚持,因为中暑从脚手架上摔了下来,身上多处受伤。只在医院住了7天,他又回到工地干活。王建刚摸着右额上的伤疤告诉冯玉蔓:“这就是那个时候留下的。”

王建刚之所以能够坚持到工程结束,是一心指望拿到8000元钱工资后回校上学。听说冯仕勇一夜之间“蒸发”,他绝望得不吃不喝,连续几天睡不着觉……

讲到这里,王建刚难过得哭了。男儿有泪不轻弹,见一个大小伙子如此伤心,冯玉蔓也跟着掉下眼泪。多朴实的一个小老乡啊,父亲把他的上学梦给毁了!冯玉蔓觉得自己的心像被刀子扎了似的痛。

冯玉蔓确信,王建刚所说的老板就是自己的父亲。她勇敢地向王建刚说:“对不起,我替我爸爸向你们道歉!”王建刚霎时惊呆了,瞪大眼睛看着冯玉蔓,目光里充满怀疑和困惑。见王建刚不相信,冯玉蔓接着说:“我知道你会想,我的爸爸怎么是这样一个人呢?我也不明白我爸爸怎么会干出这种事。可能是一时糊涂,还是另有原因呢?”冯玉蔓斩钉截铁地告诉王建刚:“请你放心,我会尽快找到我爸爸,叫他把钱还给你们!”

将信将疑的王建刚给冯玉蔓留下租住的旅店地址,然后转身走了。看着王建刚单薄的背影,冯玉蔓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这天晚上,冯玉蔓失眠了,不仅因为眼前老是晃动着王建刚愁苦的脸,还因为被阳光灼伤的皮肤一阵阵地痛。她给房地产公司打工才三天,暴露在阳光下的皮肤就被晒出水泡。

长这么大,她头一次体会到什么叫辛苦,体会到挣钱有多么不容易。由此想到王建刚在烈日暴晒下从事着超体力的繁重劳动,她更觉得父亲不该那么没良心,骗走农民工的血汗钱。“一定要让爸爸把钱还给王建刚他们!”她下定决心。

假装“绑架”,逼父还钱

用什么办法才能让父亲还钱呢?冯玉蔓想了一夜。

第二天早晨6点多钟,冯玉蔓找到王建刚租住的旅店,正好碰见王建刚与同伴走出来。王建刚告诉冯玉蔓,他们准备回家了。冯玉蔓赶紧阻拦:“你们先别走,我想办法帮你们向我爸爸要钱!”王建刚和同伴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冯玉蔓诚恳地说:“我爸爸做了丢人的事情,我心里真的很内疚。请你们相信我,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说完,冯玉蔓拨通父亲的手机。

冯仕勇在电话里问女儿有什么事。冯玉蔓说:“爸,你是不是欠了手下民工十多万元钱没给人家?”冯仕勇好像愣了一下:“你听谁说的,问这个干吗?”冯玉蔓回答:“你别管我听谁说的,我只要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冯仕勇解释道:“爸爸这样做是有理由的。”冯玉蔓问:“什么理由?”冯仕勇说:“我承包这个工程赔了六七万元钱!”冯玉蔓回答:“你就是赔了,也要付给人家工钱呀,民工赚点辛苦钱,多不容易啊!”冯仕勇生气了:“你小孩懂什么?别来掺和大人的事!”说完,他关掉了手机。

冯玉蔓气急了,继续拨打父亲的手机,大声喊道:“爸,我真想不到你是这样自私和冷酷的人,我为你感到羞愧和失望!”说完,她再也忍不住眼泪。

见冯玉蔓和父亲翻了脸,王建刚感到过意不去,说:“算了,我们还是先回家吧。”冯玉蔓擦了把眼泪,继续阻拦道:“你们别走,我再想想办法!”她掏钱替王建刚和同伴重新开好房间。

怎么办?冯玉蔓绞尽脑汁。突然,她兴奋得跳起来,对王建刚说:“你们看过港台电视剧里的绑架镜头吗?我想出一个好办法:你们假装绑架我,把我爸和我妈骗到襄樊来,叫他们还钱!”王建刚一听,吓得连连摆手,说:“搞不得,搞不得,要是他们报警,我们可讲不清楚了!”

冯玉蔓说:“又不是真的绑架,有什么讲不清楚的?是我爸理亏在先,合伙骗他又是我出的主意,你们怕什么?”

冯玉蔓执意要这么做,王建刚拗不过她,只好答应了。经过商量,当晚9点30分,在旅店的房间里,王建刚用冯玉蔓的手机拨通冯仕勇的手机,假装冷笑着告诉冯仕勇,他和同伴一起找到了冯玉蔓,让冯仕勇在三天之内带着拖欠的11万多元钱赶回襄樊,否则他们对冯玉蔓不客气。冯仕勇对女儿被绑架表示怀疑。冯玉蔓见状,示意王建刚把手机举到她嘴边。她高声“痛哭”道:“爸,都因为你欠人家工钱不给,我被他们绑架了。这是恶有恶报。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亲戚朋友谁也不会原谅你!”这下冯仕勇显得着急了,赶快回答:“玉蔓你别说了,是爸的错。你别怕,他们只是要钱,不会对你胡来。爸马上想办法弄钱,你快叫王建刚接电话!”

冯仕勇告诉王建刚,说他肯定还钱,再三叮嘱不要伤害冯玉蔓;同时还警告说,一旦冯玉蔓被伤害,他将向公安机关报案。

第二天,从早晨开始,冯玉蔓和王建刚等人就焦急地等待冯仕勇来电话。冯玉蔓的心里七上八下的,她也把不准这件事的后果。9点左右,冯玉蔓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果然是冯仕勇打过来的。冯仕勇对王建刚说,钱已经准备好,他和妻子很快赶回来,但必须看到冯玉蔓完好无损,他才能交钱。

放下手机,冯玉蔓和王建刚都很高兴。可没一会儿,冯玉蔓的心又沉下来。她对王建刚说:“我爸是个有经验的人,如果见面以后他看出破绽,不给钱了怎么办?”冯玉蔓紧蹙眉头想了想,决定让父亲先把钱打进指定账号里。她和王建刚到附近的工商银行营业网点办理手续,而后再回到旅店的房间。王建刚再次拨通冯仕勇的手机,叫他把钱打过来。冯仕勇不同意,冯玉蔓立即对着手机发出一声恐怖的尖叫。只听冯仕勇在手机里大喊女儿的名字:“玉蔓,玉蔓,你怎么样?他们对你干什么了?”冯玉蔓带着哭腔回答:“他们打我了,说你欠他们一块钱,他们就打我一拳。你快来救我呀……”这时的王建刚也忽然变得“疯狂”起来,对冯仕勇吼道:“冯仕勇,你都听到了?两个小时之内把钱汇入账户,我保证你的女儿没事。不然,你就等着瞧吧!”说完,他啪的一声合上手机。

冯仕勇又把电话打过来,听着手机急促的振铃声,冯玉蔓示意大家都不要接。

父女见面,真相大白

一个小时以后,冯仕勇来电话说,他已经把钱打进指定的账户里了,让王建刚赶快带冯玉蔓去银行查一查,然后放人。冯玉蔓和王建刚赶到工商银行一查,账户里果然打进了11万多元钱,他们立即把钱取出。

王建刚十分感激冯玉蔓的帮助。为了表示谢意,他和同伴给冯玉蔓买了一个小巧精致的MP4。对于这份礼物,冯玉蔓非常珍惜和看重。

就要分手了,冯玉蔓替王建刚和同伴买好车票以及食品,把他们送上火车。她鼓励王建刚回家以后好好读书,争取考上大学。几个人依依不舍,不约而同地流下眼泪……

8月21日,冯仕勇和妻子从海南赶回襄樊。一家人相见,妈妈一把抱住女儿,泣不成声地问:“玉蔓,你没事吧?让妈妈好好看看你!”此时的冯玉蔓,心情十分复杂。她知道,爸爸妈妈都是好人,爸爸可能一时糊涂,做了错事。见父母如此关心和疼爱自己,而且爸爸已经改过,她便把被“绑架”的真相一五一十地道了出来。冯仕勇听得目瞪口呆,他和妻子对视一眼,两人不好意思地笑了。冯仕勇对女儿说:“鬼丫头,你真做了件好事啊!”

顶:166 踩:152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12 (695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19 (683次打分)
【已经有0人表态】

读者服务|经销商服务 |作者服务|人才招聘|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6 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2031540号-4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署)网出证(京)字第14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47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