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 资讯 >> 期刊导读 >> 农村青年 >> “眼泪公主”不哭,我为你飞越大洋写传奇

“眼泪公主”不哭,我为你飞越大洋写传奇

来源: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作者:春夏    2010年12月08日    字体:     浏览:1125

山东女孩孙琪一次被毒蛇咬伤后,竟然患上了每天都不停地流眼泪的怪病!热恋中的男友陈文俊决心要治好她的病,但他们跑了全国许多知名医院都无功而返。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们在网上得知英国有一位名叫汉斯的教授曾成功治疗过类似病例,可这需要20多万元的巨款,两个还不富裕的家庭自然无法承受。为了心爱的女友,陈文俊仍然在不惜一切代价寻找机会让女友出国治病,甚至准备献出自己的一只肾。最后,汉斯教授被他的这种执着和痴情所感动,决定帮他们一把……

被毒蛇咬伤,女友得了天天流泪的怪病

陈文俊是山东省烟台市牟平区玉林店镇人,今年26岁。他高中毕业后,到烟台市新世界塑胶制品厂打工,一年后被提拔为车间主管,而他的女友孙琪则在烟台市一家服装厂做缝纫工。谁知,正当他俩爱得如痴如醉时,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向孙琪袭来……

2007年5月,正是农忙时节,孙琪所在的服装厂因为没有订单,暂时放假半个月。孝顺的她趁机回到老家山东省青州市东坝镇,帮父母干农活。5月19日下午,她正蹲在自家玉米地里拔草,突然右手感到一阵刺痛。她下意识地缩回手后,定睛一看,只见草丛里一条眼镜蛇正吐着红信,发出“嘶嘶”声……孙琪大叫一声,吓得落荒而逃。

回到家里时,孙琪的右手臂已经肿得像大腿一般粗!父母见状,赶紧将她送往青州市人民医院。经医生抢救,孙琪总算保住了性命,可从此却落下一种怪病——总是莫名其妙地不断流眼泪!开始,她并没有在意。回到烟台后,男友陈文俊见她总是拿着纸巾擦眼睛,便关切地问:“你的眼睛怎么了?”孙琪这才说出自己被毒蛇咬伤的经过,并说:“这可能是余毒未清吧!”

听孙琪这么一说,当天下午,陈文俊便带着她来到烟台市京华眼科医院检查。可医生一时也查不出病因,只给她开了一些消炎药。陈文俊不放心,又带孙琪来到烟台最大的医院检查。了解到孙琪被毒蛇咬伤过,医生说:“目前,医学还不能解释这种怪病。你也许是受了惊吓吧!回去后注意多休息!”

回到工厂后,孙琪还是坚持上班。可她一边工作,一边要用纸巾擦眼泪。这样,原本手脚很麻利的她完成的工作量不及平时的一半。很快,同事们便得知她是被毒蛇咬伤后留下了这种“后遗症”,都同情地称她为“世界上最伤心的人”。可是,主管却有些为难地对她说:“你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还是回家休养一阵子,等好了再回来上班吧!”不得已,孙琪只好辞职了。

离开工厂后,孙琪本想回老家休养,但陈文俊说:“你回青州又能怎样?还不如留在烟台,毕竟这里医疗条件好些……”孙琪深爱着陈文俊,也舍不得离开烟台。于是,两人便在陈文俊所在工厂附近租房同居了。那段时间,孙琪不能上班,就在家帮陈文俊洗衣做饭。可是,见女友每天“以泪洗面”,陈文俊心里十分难受,心想:一定要治好女友的怪病!

为此,陈文俊一有时间,就带孙琪到各个医院求医。他俩跑遍了烟台的大小医院,可医院的眼科医生都说没办法医治。见此,陈文俊心想:烟台没有办法治好女友的病,那我就辞职带女友到北京求医!但孙琪不同意,说:“到北京看病得花多少钱呀!况且你现在那么忙,哪能陪我呢?”陈文俊却说:“不管花多少钱,我也要治好你的病!再说,工作以后还可以再找嘛!”孙琪拗不过陈文俊,只好同意了。

2007年9月3日,陈文俊辞职后,带着孙琪来到北京,去了北京最好的眼科医院北京同仁医院。可医生看了孙琪的病情,也连连摇头……

无奈,陈文俊想尽了办法,这才花200元买了一个北京301医院眼科专家号。坐诊的专家姓王,是个副主任医师。问明了孙琪的病情后,王医生颇为吃惊,却依然查不出病因,最后怀疑是孙琪受了惊吓,建议她去看看心理医生。陈文俊只好带着孙琪回到烟台,一边带她看心理医生,一边打零工维持生活。

两个月过去了,孙琪的病情依然没有好转。陈文俊万分焦急,再次带着女友南下上海,随后又辗转到广州求医。可是,求遍了名医,吃了不少偏方,孙琪的病情却丝毫不见缓解。当陈文俊的积蓄花光后,他只好带着女友又回到了烟台。

见北京、上海和广州等大城市的医生都没办法,孙琪死心了,觉得自己这一辈子只能“以泪洗面”了。善良的她不忍心拖累陈文俊,便说:“你另找个女孩吧,我宁愿一个人过一辈子。”陈文俊却坚定地说:“你别气馁,现在医学和信息这么发达,我就不信治不好你的病!”

拼命攒钱,痴情小伙为女友奋斗

2007年12月,陈文俊在烟台又找到了一份推销榨油机的工作。由于懂机械,他很快熟悉了榨油机的工作原理,因此向客户推销起来就事半功倍,月收入有两三千元。在推销产品的过程中,他时常向客户打听,有什么好办法能治疗孙琪的眼病。

2008年3月的一天下午,陈文俊接到一个客户的电话,说是在他手里买的榨油机出了问题。他马上赶到客户家里检查,发现原来是榨油机的轴承出了问题。那天刚好是周末,一时联系不上公司的维修人员,他干脆撸起袖子,自己拆起榨油机来……客户正在烟台大学读书的儿子小黄恰好在家,他一边看,一边和陈文俊闲聊。得知陈文俊的女友患了流眼泪的怪病,小黄十分同情。

令陈文俊没有想到的是,几天后的一个上午,小黄突然打来电话,兴奋地告诉陈文俊:“我在网上查到,英国牛津大学有位教授是著名的眼科专家,曾为马来西亚的一个成天流眼泪的患者治好了病!”陈文俊一听,喜出望外,马上赶到烟台大学找到小黄。

见陈文俊来了,小黄便打开一个英文网页,解释道:“这则报道说的是,一个马来西亚人被毒蜂蜇伤后,也成天流泪,是牛津大学的教授汉斯帮她治好了‘哭病’!”陈文俊虽然很兴奋,但还是叹气说:“这个教授远在英国啊!怎么跟他联系呢?”热心肠的小黄马上上网搜索,竟然找到了汉斯教授的电子邮箱。于是,他便按照陈文俊的描述,用英文给汉斯教授写了一封信,介绍了孙琪的病情和原因,尤其是陈文俊带着孙琪四处求医未果的艰难经历,希望得到汉斯教授的帮助……没想到,几天后,汉斯教授就回了邮件。他说,孙琪的病应该有希望治好,因为孙琪的情况与当年他治疗过的毒蜂蜇伤的病例很相似,而且这些年,他一直在从事这方面的研究。不过,他说要治好孙琪,只能到英国,并说大约需要2万英镑的治疗费。

翻译完信件内容后,小黄帮陈文俊算了一笔账,说:“2万英镑的治疗费相当于22万元人民币,再加上你和你女友往返英国的机票,以及在英国的生活费、住宿费,我看最少也要二十五六万元!”陈文俊听罢吓了一跳!他为给女友治病,已经花光了所有积蓄,现在到哪儿去弄二十五六万元呢?谢过小黄之后,陈文俊沮丧地回到了住处。

听说到英国治病需要20多万元,孙琪绝望地说:“天哪,我们一辈子恐怕也攒不到这么多钱啊!算了!……”话还没说完,她的眼泪流得更厉害了!见女友如此伤心,陈文俊坚定地说:“琪,只要有一丝希望,我决不放弃!我尽快挣钱,一定要带你到英国治病!”

为了攒钱,陈文俊白天推销榨油机,晚上则回到住处附近摆地摊,卖一些日用品。孙琪十分感动,不顾劝阻,晚上跟着他一起摆地摊。可就是这样努力,到2008年年底,他俩也只积攒了2万元。

不久,孙琪的病情加重了,怕见强烈的光线。再也不能外出摆地摊了,每天只能躲在出租屋里。陈文俊急了,请求小黄又给汉斯教授发了一封邮件,介绍了孙琪的病情,但汉斯教授依然回信说:“最好尽快来英国治疗。”可陈文俊只攒了2万元,怎么带孙琪去英国治病呢?思前想后,他只得回家请求父母帮忙想办法。

2009年春节,陈文俊独自回到家里,将自己谈了女友以及女友生病的事,告诉了父母。父母听说儿子要带女友到英国治病,且费用要二十五六万元,都大吃一惊,但善良的他们还是要陈文俊赶紧把孙琪带回家看看。大年初三,陈文俊把孙琪带来了。陈文俊的父母见孙琪除了“爱哭”外,是个很不错的女孩,叹息之余,他们拿出多年积攒的5000元钱,交给儿子说:“俊儿,路是你自己选择的,爸妈不阻拦你。但你要想好,去英国不是那么容易啊!”陈文俊噙着眼泪,哽咽道:“爸、妈,我爱孙琪,再难我也要治好她的病!”

过完春节后,陈文俊不再花钱租房,而是让孙琪住在自己家里,由父母照顾,自己则去跑业务。但2009年9月初,孙琪的视力突然下降,有时甚至看不清东西。医院的医生检查后,认为孙琪的眼球开始发炎,继续恶化可能会引起其他并发症,后果不堪设想……陈文俊只得赶紧让孙琪住院。谁知第二天,孙琪竟偷偷从医院跑出去,失踪了!联想到孙琪总是唉声叹气,陈文俊心里不禁“咯噔”一下,赶紧骑着摩托车四处寻找,可怎么也找不到——她该不会去跳海自杀吧?想到这里,他迅速向烟台滨海大道驶去……远远地,他就看见一块礁石上有个模糊而熟悉的身影,便加大油门向礁石冲去……站在礁石上的正是孙琪!他将摩托车一丢,冲过去紧紧地抱住瑟瑟发抖的孙琪,哭着说:“琪,你不能做傻事啊!”

感恩伦敦,爱哭的女友嫁给我吧

孙琪认定自己好不了,怎么也不愿再住在医院花冤枉钱了,陈文俊只好为她办了出院手续。但他想,如果孙琪的眼睛真的瞎了,她肯定会再次自杀……于是,将孙琪送回家后,他马上找到小黄,求他给汉斯教授再发一封邮件——除了详细讲述孙琪的病情和经济状况外,他还特地请小黄在信中写道:“汉斯教授,请求你救救我的女友吧!我愿意捐一只肾或一只眼睛!”

第二天,陈文俊焦急地给小黄打了10多个电话,询问汉斯教授是否回邮件了,可每次得到的答复都是:“没有,还没有……”一天、两天……一个星期过去了,汉斯教授依旧没有回信。陈文俊不由想:我的信是不是写得太冒昧了?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外国教授,答应给自己的女友治病就已经是烧高香了,自己凭什么还指望人家从经济上相助呢?他不禁陷入了无助的痛苦之中,甚至想到陪女友一起离开人世……

正当陈文俊痛不欲生时,小黄突然打来电话说:“汉斯教授回邮件了!他答应帮你!”陈文俊欣喜若狂,当即带着女友找到小黄。原来,汉斯教授最近很忙,没有及时看到他的求助邮件;得知陈文俊宁愿用自己的眼睛或肾脏,换取给女友的治病费用,汉斯教授十分感动——在西方国家,人们都十分看重自己的生命和健康,很少有人这样舍己救人!因此,汉斯教授感动之余,愿意资助孙琪到英国治疗……听完小黄的翻译后,孙琪抱着陈文俊失声痛哭。陈文俊也泪流满面地说:“琪,别哭,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

2009年10月9日,陈文俊收到了汉斯教授寄来的1万英镑约11.1万元人民币和一份邀请信。在信中,汉斯教授说,他已经向英国一家慈善基金会,申请了一笔医疗救助款,希望孙琪尽早到英国治病。陈文俊和孙琪看罢,再次喜极而泣。

陈文俊拿着女友的病历及汉斯教授的邀请信,紧锣密鼓地向有关部门递交了出国申请材料……2009年11月7日,陈文俊和孙琪从北京国际机场登上了飞往英国伦敦的CA937航班。

到了伦敦,汉斯教授不但亲自到机场迎接陈文俊和孙琪,还担心语言障碍,特地带来了一个在牛津大学攻读医学硕士的中国留学生王佩当翻译。当天,在汉斯教授的安排下,孙琪直接住进了位于英国牛津市37区的牛津大学临床医院——丘吉尔医院403病房。

由于汉斯教授早已帮孙琪申请了医疗救助,再加上他此前已资助了1万英镑,因此孙琪在英国期间的治疗费和住院费不用发愁。只是,英国的医院都有专门的义工,病人家属不允许长时间待在医院。陈文俊见状,也申请到医院做义工。汉斯教授见他十分诚恳,不仅同意了,还安排他住在医院旁边一间空闲的房子里。看到陈文俊和孙琪不习惯吃西餐,王佩就带他们去中餐馆就餐。后来,陈文俊见中餐太贵了,便干脆到医院附近的商店买来面粉、鸡蛋和洋葱,给孙琪烙大饼……

这时,孙琪的眼睛已经肿得像核桃一样,眼球布满了血丝。汉斯教授给她做完检查后,认为她的眼睛是因毒蛇咬伤后,残留的毒素导致视网膜神经受损而发生了病变。很快,他就为孙琪拟定了治疗方案,先是采用药物治疗,以缓解孙琪的病症;待孙琪的病症得以控制后,再实施手术——修复其视网膜神经。

经过一个月的药物治疗,孙琪的病症缓解了。2009年12月13日,孙琪被推进了手术室。在显微镜下,汉斯教授用伽马刀为她修复受损的视网膜神经,并切除制约神经的病灶。手术相当繁琐,汉斯教授足足花了8个多小时才做完……

一个星期后,孙琪可以拆纱布了。看着汉斯教授小心翼翼地一圈一圈地为女友拆纱布,陈文俊忐忑不安。拆开纱布后,孙琪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这时,她看见了男友,也看见了汉斯教授!令她惊喜的是,虽然她的眼睛还有些痛,但不再像以前那样流眼泪了!她情不自禁地扑进汉斯教授的怀里,边哭边说:“汉斯教授,谢谢您!”这次,她流下的是幸福的泪,感激的泪……

2009年12月底,孙琪基本康复了。2010年元月3日,她和陈文俊要乘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航班回国了。汉斯教授带着王佩,特意开车把他们送到伦敦希思罗机场。分别时,陈文俊和孙琪紧紧握着汉斯教授的手,久久不愿意松开。汉斯教授开玩笑地对陈文俊说:“陈,记住,你欠我一只肾哟,以后我的肾坏了,找你要……”陈文俊感激涕零地说:“中国有句古话,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您救了我女友的命啊!我俩要把您当再生父母,以后有能力了,一定会来看望您,也请您以后去中国……”汉斯教授连连说:“好!好!”

11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北京国际机场时,陈文俊紧紧地抱住孙琪,深情地说:“琪,嫁给我吧!”孙琪泪流满面地说:“我答应你,我们这就回去拿户口本领结婚证!”那一刻,这对患难与共的真心爱人,觉得自己是世上最相知相爱的一对新人!

2010年3月18日,陈文俊和孙琪经过两个多月的精心准备,终于携手迈进婚姻的殿堂。

顶:165 踩:149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3 (636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25 (613次打分)
【已经有0人表态】

读者服务|经销商服务 |作者服务|人才招聘|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6 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2031540号-4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署)网出证(京)字第14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47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