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 资讯 >> 期刊导读 >> 农村青年 >> 大海捞针:儿子九年追捕杀父凶手

大海捞针:儿子九年追捕杀父凶手

来源: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作者:王书春    2010年12月08日    字体:     浏览:1122

2000年10月9日下午4时许,海南省乐东县九所镇十所村,46岁的唐先秉被人杀死在香蕉地里。

唐梁,唐先秉之子,19岁,在昌江县昌江中学读高三,闻知噩耗后急忙赶回家。

唐浩,唐梁的堂兄,杀人凶手,曾经强迫唐先秉把由荒地开垦出来的两亩多香蕉地分给他一半,遭拒绝后多次扬言要杀死唐先秉。

母亲哭着告诉唐梁,唐浩杀人后带着妻子和女儿逃跑了,警方正在通缉他。

唐梁发誓要亲手抓住杀父凶手。九年后,他如愿以偿……

大海捞针:儿子九年追捕杀父凶手

●     王书春

母亲一把抱住儿子:“你别让爸爸死不瞑目!”

听母亲说完父亲的惨死经过,跪在地上的唐梁怒火中烧,爬起来就往外冲:“我去找唐浩报仇,就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找到他!”

吉秀兰一把抱住儿子,泣不成声地喊道:“唐浩已经跑了,大海捞针,你去哪里追?你爸爸的最大愿望是让你上大学,你别让爸爸死不瞑目!”

唐梁悲痛欲绝,泪流满面地对母亲说:“妈妈,我咽不下这口气啊!儿子听您的,只要唐浩一天不落网,我就一天不死心,一定要抓住他!”

葬完父亲,唐梁返回学校读书。

吉秀兰天天盼望警察抓住杀人凶手唐浩,一来让死去的丈夫瞑目,二来使社会少个祸害,解除她的心头之恨,三来断绝儿子唐梁的复仇念头。她知道唐浩武功高强,曾经亲眼看见这个侄儿把六七个壮汉打倒在地。她明白,瘦弱的儿子寻凶报仇无异于以卵击石,她已经失去丈夫,不能再失去儿子。

唐梁天天梦见父亲,恨不得把杀害父亲的堂兄碎尸万段。报仇的愿望使他无法继续安心学习。11月的一天,他称病离开学校,悄悄藏身到唐浩父母家的柴草堆里,认为只要盯住堂兄的父母,就一定能抓住这个杀人犯。

听老师说唐梁不在学校,吉秀兰心急如焚,四处寻找,终于在唐浩父母家附近发现了儿子的身影。回家后,她再次哭着劝儿子:“警察会抓住唐浩的。你爸爸生前希望你考上大学,你不能让他失望啊!”她了解儿子,只有强调丈夫的遗愿,才能压住儿子报仇的冲动,因为儿子一直最听父亲的话。

“爸爸被害死了,当儿子的能无动于衷吗?我一闭上眼睛就看见爸爸的脸,我没法忘记他啊!”唐梁悲愤地喊道。

“唐浩只是逃跑了,又没死。但是,唐浩身体强壮,又会武功,你即使找到他也抓不到他,还会被他伤害。儿子,听你爸爸的话,先考大学,然后习武。妈妈希望你把身体练得像唐浩那样强壮、武功比他还要高,那样,你去抓唐浩,妈妈就放心了!”吉秀兰说。

唐梁又一次听从母亲的劝说,强压仇恨回校念书。

2001年9月,唐梁被海南师范学院物理系录取。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这天,他跪在父亲遗像前,眼含泪水说:“爸爸,儿子没有让您失望。上大学后,我一定会苦练武功,抓住唐浩,替你报仇,为民除害!”

看他从单杠上掉下来,鲜血直流,同学们惊呆了

海南师范学院。每天天刚亮,唐梁就出现在操场上。

跑步,他跑得大汗淋漓,双腿软得使整个身子几乎要瘫倒,但他仍然坚持。

练单杠,刚腾空就摔下来,脸擦伤了,手臂鲜血直流。同学们看得目瞪口呆,可他爬起来继续练。

跑步,刚开始跑400米就气喘吁吁,后来能一口气跑8000米。

练单杠,从感觉每一寸皮肤、每一块肌肉都撕裂般地痛,到后来只要一练就浑身热血沸腾。

他对同学说:“我跪在父亲遗像前发过誓!”

白天练单杠,晚上练双杠。刚开始练双杠时,感觉和练单杠一样,只要一上杠,全身都发抖。身子一歪摔下来,脸颊磕到杠体上,当时就青肿。回到宿舍,那副样子让室友忍俊不禁。后来,大家谁也不笑他了,知道他在为实现捉凶目标努力。

三个月后,唐梁变得强壮起来。有一天,同学告诉他,从外地调来任教的体育老师刘洪会拳击。听到这个消息,唐梁激动得两眼放光。这天傍晚,一群学生来到刘洪家门口,请求刘老师收唐梁为徒。唐梁扑通一声跪在刘洪面前,讲述了父亲被害经过和自己为父报仇的决心。刘洪听得热泪盈眶,拉起跪在地上的唐梁说:“能收你这样有情有义的徒弟,这是我的光荣!”

“爸爸,我拜刘洪为师,为您报仇的日子不远了!”唐梁冲着家乡的方向动情地说。

按照刘洪要求,唐梁每天课后要跑一万米,挥舞双拳击打沙袋500次,再做100下俯卧撑……

慢慢挪动麻木的双脚、扶着墙壁摇摇晃晃地走回宿舍,吃同学替自己打回来的饭菜,然后瘫倒在床上,浑身酸痛、骨头像要散架一样……唐梁忍受着这种近似残酷的折磨。尽管苦不堪言,但他感觉心里无比踏实。

一晃又是三个月过去,唐梁的体重增加到70公斤。他一挥拳,能把30多公斤重的沙袋打得“飞”起来……

与高手“切磋”,他被打得遍体鳞伤

2002年7月,学校放暑假,唐梁回到家乡。

一放下行李,他就去找村里的阿奎。母亲追到大门口,担心地问他:“你找阿奎做什么?”他告诉母亲:“村里只有阿奎能打败唐浩,我去找阿奎切磋武功。”母亲急了:“你这不是去打架吗?”

要想让阿奎来真的,就必须激怒他。唐梁找到阿奎,劈头盖脸地说:“我不服你,有种过来切磋切磋!”阿奎一愣。唐梁又一把扯下阿奎挂在树上的衣服,使劲儿用脚踩了几下。阿奎火了,认为唐梁这个大学生目中无人,太狂妄了,应该教训一下,便出了手。

阿奎出手并不重,他对唐梁还是比较敬重的,因为唐梁毕竟是个大学生,村里像这样的人可不多。但唐梁似乎毫不客气,对着阿奎的左肩猛击一拳。阿奎疼得咧了下嘴。

唐梁的方法果然奏效。阿奎见自己当众被一个白面书生打了,感到很没面子,迅速反击。他飞起一脚踢中唐梁肩部,紧接着又出拳击中唐梁腹部。唐梁应声倒地。

几天后,唐梁再次挑衅阿奎。阿奎被彻底激怒了。双方对打5分钟后,唐梁又一次倒地,鼻青脸肿。

见儿子被打得遍体鳞伤,吉秀兰心疼得直流眼泪。她劝儿子不要再想唐浩了,安心念完大学。唐梁理解母亲的心情,认真而坚定地对母亲说:“妈妈,我一定要练下去,直到抓住唐浩。我对爸爸的遗像发过誓,我不能食言!”

唐浩默默地练着阿奎的招式,每隔几天就去找阿奎对打。

很快,开学的日子到了,唐梁返回海口。周末,他又去公园里找练武的人“切磋”。他依然被“高手”打得倒在地上,依然不服输地爬起来继续和对方交手。在这个期间,公安机关始终没有抓获在逃的唐浩。对唐梁来说,这似乎是件好事,因为他一心想亲手逮住杀害父亲的凶手。

一方面旧伤未好又添新伤,一方面肩负沉重的学业负担,唐梁渐渐感到难以支撑自己了。每当筋疲力尽、夜里浑身疼得睡不着觉时,他总是把父亲的照片贴在心口,好像这样可以重新获得力量。

2003年暑假,返回家乡的唐梁终于把阿奎打翻在地。那一天,围观的村民谁都没有想到,唐梁突然跪倒在阿奎脚下,眼含热泪地说:“阿奎,谢谢你帮了我,你是我的师傅啊!因为只有你能打败唐浩。你给了我信心,我一定要抓住那个杀人犯!”

唐梁的一席话让众人如梦方醒。阿奎一把抱起唐梁,用力拍着唐梁的后背说:“现在我才明白你为什么挑战我。你有种,我祝你成功!”

第二天清晨,唐梁站到父亲遗像前:“爸爸,我有打倒阿奎的能力了,就是上天入地,我也要找到唐浩!”

唐梁请阿奎喝酒,两人都喝得烂醉。酒醒后,唐梁正式走上寻找唐浩的征途。

不慎打草惊蛇,案犯从此“人间蒸发”

2004年除夕夜,唐梁悄悄躲进路边深沟里,目不转睛地盯着唐浩父母家。此前,他找遍了唐浩有可能藏身的地方,均一无所获。他想:过年了,唐浩一定会回家看望父母。

夜空升起五颜六色的烟花,唐梁的脸被映衬得忽明忽暗。他死死地盯着远处那幢房屋的大门,多么希望自己守候的人快点出现啊。

爆竹声渐渐稀落。早晨7点,毫无收获的唐梁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里。

很快,一年过去。

2005年4月初的一天,路过海口市一个十字路口的唐梁突然站住了:马路对面,一家面食店的凉棚下,有个人酷似唐浩。

唐梁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他又走近些,终于看清,那个人就是唐浩。顿时,浑身的热血涌上头顶。他猛地扑上去,飞起一个边腿(散打的一个招式)抽在唐浩膝盖外侧。只听哎呦一声,唐浩摔倒在地。正当唐梁拟继续施展拳脚时,旁边忽然冒出一个高大的身影,他的太阳穴挨了重重的一拳。

“孟刚,快帮我废了这小子!”躺在地上的唐浩急切地对那个人说。唐梁扭脸一看,向自己出拳的身影人高马大,气势汹汹。见唐梁想再次扑向唐浩,被称作孟刚的人飞身上前阻拦。唐梁把满腔愤怒集中到孟刚身上,一顿拳脚把孟刚打翻在地。他扣住孟刚的手腕,看了一眼逃跑的唐浩,厉声问道:“唐浩住在哪里?快说!”孟刚喘着粗气,低声回答:“你放了我,我就告诉你。”

直到这时,唐梁才看清,眼前的孟刚很像公安机关通缉的一个在逃犯。“你负案在身,恕我不客气,走,去派出所!”

唐梁把孟刚交给公安机关。他没有问出唐浩的住处。后来,一直到大学毕业,他再也没有发现唐浩。

制服凶手那一刻,他仿佛看到父亲在微笑

2006年8月中旬,大学毕业的唐梁成为昌江县昌江中学的物理老师。

他仍然利用周末时间到200多公里以外的海口寻觅唐浩的身影。但是,唐浩似乎人间蒸发了。

他不死心,坚持打听唐浩下落。有人向他透露:“唐浩不会走太远,因为一家三口一起躲藏,没有户口是非常危险的。”这句话又让他增强了信心。

2008年7月,唐梁接到老家一个村民打来的电话,说唐浩6岁的女儿在海口市秀英村秀英小学上学。得到这样的好消息,他高兴极了。

唐梁多次请假到海口市秀英村秀英小学附近蹲守,期待发现唐浩,但均无结果。难道唐浩不在这里?

2009年12月中旬的一天,唐梁又接到有关唐浩踪迹的电话。打电话的人说,在海口市海府路见到一个摩的司机,长得很像照片上的唐浩。

唐梁立即赶到海口市海府路。在辨认那个摩的司机前,他吸取上次让唐浩逃脱的教训,特意先到一家美容店化妆,说要扮成一个老年人参加朋友的聚会。化妆师于是给他粘上花白的胡须,把脸颊涂成烈日晒成的棕红色,再用胶水将面部皮肤弄出褶皱,最后给他戴上灰白色的发套。

化妆费500元。效果非常好,连他自己都认不出镜子当中的唐梁了。

他以乘坐摩的的方式,逐个辨认开摩的的司机。

月底的一天中午,唐梁看见一群摩的司机在打牌,其中有个人很像唐浩。他这次没有莽撞地冲上去,而是掏出小镜子瞧了瞧自己的化妆效果,然后弓背哈腰地走了过去。

他再度看清,其中那个人正是唐浩。热血又一次被愤怒点燃,他攥紧拳头,真想照着唐浩的后脑抡过去。但是,理智压倒了冲动。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地抓住唐浩,不让这个杀父仇人再次跑掉,他悄悄退到远处,快速拨通了公安部门电话。

十多个身着便衣的警察赶到现场,分散开来,慢慢接近唐浩。

狡猾机敏的唐浩一抬头,发现情况不对,撒腿就跑。他麻利地飞身越过马路中间的护栏,朝警车来不及掉头的方向逃去。

唐梁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也翻身越过护栏,朝唐浩狂追而去。他边追边喊:“唐浩,我是唐梁,看你往哪里跑……”

唐浩突然止步,抽出半尺多长的刀子,凶狠地刺向迎面扑来的唐梁。唐梁闪身出腿,踢开刀子,而后把全身力量汇聚到拳头上,对着唐浩那张狰狞的面孔狠狠打去……

唐浩倒下了,他没有想到唐梁这一拳重似千钧。

没给唐浩一点反击机会,唐梁扑到唐浩身上,紧紧压住了他。唐浩在唐梁的身下挣扎着,嚎叫着,最终不得不屈服。

制服唐浩的唐梁心情异常舒畅,他仿佛看到父亲在对着自己点头、微笑。

警察赶到,给唐浩戴上手铐。

回到家,看见母亲的唐梁激动得泪流满面:“妈妈,我亲手抓住了唐浩!”吉秀兰目瞪口呆地看着儿子:“你说什么?”

唐梁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母子俩紧紧拥抱。

满脸泪花的吉秀兰松开儿子,从柜子里取出一挂长长的鞭炮,跑到大门口,亲手点燃了它。在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她放声大哭,喊道:“老公,儿子给你报仇了,给你报仇了……”

与此同时,唐梁抱起一坛白酒走向父亲的坟茔。在那里,他把酒杯高高举过头顶:“爸爸,您可以安息了!”

2010年3月,唐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杀害父亲的凶手已经抓获,他的心愿得以实现。往后,他要努力工作,孝敬母亲。

唐梁说:“很多人都问我,用九年时间追寻凶手,这样做到底值不值?我回答说,非常值!在这个过程中,我不仅把自己的身体锻炼得十分强壮,也把自己的意志磨练得更加坚韧。在追忆父爱的岁月里,我更加懂得应该如何珍惜人间的情感,如何让更多的人不受到侵害。把这种感受带到工作中,我想,我会成为一个合格而出色的人民教师……”

顶:173 踩:178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49 (688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1 (705次打分)
【已经有0人表态】

读者服务|经销商服务 |作者服务|人才招聘|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6 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2031540号-4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署)网出证(京)字第14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4704号